查看完整版本: [-- 林彪与孔孟之道[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4.02.07)] --]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 林彪与孔孟之道[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4.02.07)]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wengeadmin 2005-08-15 18:41

林彪与孔孟之道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4.02.07)

《人民日报》

  在党的十大精神的鼓舞下,批林批孔运动正在深入发展。列宁指出,在无产阶级与剥削阶级的激烈搏斗中,“剥削者愈是千方百计地拚命维护旧事物,无产阶级也就愈要更快地学会把自己的阶级敌人从最后的角落里赶走,挖掉他们统治的老根”。当前蓬勃兴起的批孔斗争,是批林的一个组成部分,正是深挖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老根的一场战斗。在林彪居住的黑窝里,到处充斥着儒家的思想垃圾,散发着孔学的霉烂臭气。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反动的孔孟之道是林彪修正主义的一个重要来源。林彪一伙无论在政治上搞资本主义复辟,在思想上篡改党的理论基础,还是在组织上招降纳叛、结成死党、拼凑反革命队伍,在策略上大耍反革命两面派、搞阴谋诡计,无不乞灵于孔孟之道。剥开林彪的画皮,暴露在我们面前的,正是一副地地道道的孔老二信徒的丑恶嘴脸。

  效法孔子“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

  林彪的政治路线,是一条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是一条复辟倒退的极右路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克己复礼”。从一九六九年十月到一九七○年一月,在不到三个月内,林彪和他的死党连续写下了四条条幅:“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克己复礼”是孔子复辟奴隶制的反动纲领。林彪把“克己复礼”作为自己万事中最大的事,这充分暴露了他迫不及待地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狼子野心。

  春秋末期是我国历史上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的社会大变革时期。当时天下大乱,奴隶们纷纷起来造反,新兴地主阶级大力倡导革新,向奴隶主展开夺权斗争,使奴隶制旧秩序——“礼治”处于全面崩溃之中。孔子站在没落奴隶主阶级立场上,把这种“礼崩乐坏”的大好形势诬蔑为“天下无道”,提出了“克己复礼”的反动政治纲领。他的“复礼”,就是要镇压奴隶起义,反对代表新兴地主阶级的法家的革新路线,把社会拉向倒退;要按照周礼恢复西周奴隶社会的统治秩序,恢复“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奴隶主阶级专政;要“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把已被推翻的奴隶主政权和丧失了特权地位的奴隶主贵族重新扶植起来,向新兴地主阶级进行反夺权。总之,孔子的“复礼”,就是复辟。林彪也是搞复辟的,他们具有共同的反革命本性和政治需要,所以林彪紧紧抓住“克己复礼”不放,认为“唯此为大”。他搞反革命政变和《“571工程”纪要》,正是他“复礼”内容的最好说明。

  林彪的“复礼”,就是要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林彪一伙极端仇视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们诬蔑保护人民镇压敌人的无产阶级专政是“执秦始皇之法”;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制造矛盾”;他们竭力诋毁和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丰功伟绩,大肆诽谤文化大革命中出现的新生事物,把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大好形势、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事业诬蔑为“危机四伏”、“停滞不前”,把无产阶级红色江山描绘成漆黑一团。一句话,在他们的心目中,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一切,都不符合他们的“礼”。他们和孔子一样,都是颂古非今、主张开倒车的反动派。

  林彪的“复礼”,就是妄图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恢复地主买办资产阶级专政。一九六九年十月,林彪在写下“克己复礼”条幅的同时,还学着孟子的腔调,告诫他的死党要“当务之为急”。他们的“当务之急”究竟是什么呢?请看:

  一九六九年冬,林彪亲笔题书“王者莫高周文……”的条幅,挂在床头,自称“人主”,自比“文王”,急于要实现当皇帝的美梦。

  一九七○年,林彪再三对抗毛主席的指示,抛出他的反党政治纲领,叫嚣“国家没有一个头,名不正言不顺”,急于要当“国家的头”,阴谋篡党夺权。接着,他在九届二中全会上发动了未遂的反革命政变。

  一九七一年,林彪一伙炮制了《“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急于“夺取全国政权”,并于九月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

  这些事实充分证明,夺取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是林彪反党集团“复礼”的首要目标,是他们反革命战略的“当务之急”。

  林彪“复礼”的阶级内容,就是要在中国建立林家封建买办法西斯王朝。在国内,他们照搬孔子“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那一套,进行复辟变天的反革命活动,猖狂叫嚣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敌人要“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妄图把毛主席领导下我党我军我国人民亲手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重新扶植起来,复辟资本主义。到那时,大大小小的黄世仁、南霸天就会重新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叛徒、特务、卖国贼王明之流就会大摇大摆地重新上台,成为林家王朝的“座上宾”,千百万革命者就会惨死在他们的反革命屠刀之下,亿万工农群众就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在国际上,他们按照自己的座右铭——孟子的“小国师大国”行事,进行投降卖国的反革命活动,妄图投靠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联合帝、修、反,反华反共反革命。如果林彪这个“超级间谍”的阴谋得逞,我国锦绣河山就会遭到苏修坦克的蹂躏,社会帝国主义强盗就会在我国横行霸道,中国人民就会成为亡国奴。

  总之,林彪捡起孔子“克己复礼”的破旗再三挥舞,就是妄图从根本上改变党的基本路线,改变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但这一切,不过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毛主席说:“‘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中国人形容某些蠢人的行为的一句俗话。各国反动派也就是这样的一批蠢人。”林彪就是这样的反动派,他本来想打着苏修主子的“核保护伞”,登上儿皇帝的宝座,结果却葬身沙漠,扛着“克己复礼”的破旗,走完了“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的穷途末路,到孔老二那里报到去了。

  用孔孟反动哲学反对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

  林彪为了复辟资本主义,不但有一条反革命的政治路线,而且有一条为它服务的反革命的思想路线。这条思想路线的一个重要来源是孔孟的反动哲学。他用孔子的天命论、天才论反对唯物论,用中庸之道反对唯物辩证法,用儒家的“德、仁义、忠恕”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向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发动了全面进攻。

  孔子鼓吹“天命”,说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神,叫作 "天”老爷,他生育万物和人,主宰自然界和人间的一切。他的命令是不可抗拒的。周文王等奴隶主所以有权统治人民,就是因为受命于天,而周公和孔子本人所以有“德”成为“圣人”来“教化”人民,也是因为受命于天。这完全是一种为了维护奴隶主专政而制造出来的宗教神学的唯心理论。孔子“生而知之”的先验论和英雄创造历史的唯心史观就是从这种反动的天命论引伸出来的。林彪为了篡权复辟,把孔子的这一套唯心论当作宝贝。他手书“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八个大字,悬挂在床头正中墙上,自比天马,把自己说成是上天赐给人间的象龙一样的神人、超人和天才。他还在给其死党的题词中,把他们自吹的“美德”说成是“受于天”,这同孔子所说的“天生德于予”岂不完全是一路货色!多年来林彪及其死党总是千方百计地企图用谣言和诡辩把天才论说成是马克思主义,这完全是枉费心机。他亲手写的“受于天”三个字,证明了林彪的天才论是孔子天命论的翻版,他坚持天才论的反党理论纲领,就是企图论证他是“受于天”的最高统治者。

  林彪说什么“中庸之道”“合理”,这就暴露了他反对革命、反对辩证法的真面目。孔孟所谓的中庸,就是做什么都要合于“礼”,既不过度又无不及叫做 "中”,不改变常规叫做“庸”。一句话,按奴隶制老规矩办事,不能有丝毫偏离和改变,就是中庸之道。这完全是反动阶级维护旧制度、反对变革的一种形而上学理论。对于这种东西,林彪赞不绝口,说是“合理”。按照这种“理”,林彪恶毒咒骂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反对修正主义路线是什么“过分”、“全左”、“做绝了”、“斗绝了”、“乱了套”。好家伙,一大堆帽子扣上来。其实,这丝毫无损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光辉,恰恰说明了林彪所坚持的,是一条维护旧制度旧秩序妄想开倒车的极右路线。林彪的所谓“过分”,就是用中庸之道反对革命。毛主席早就批驳了这种谬论,指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林彪说“乱了套”,无非是乱了资产阶级修正主义这一套,不乱这一套,就不能消灭旧世界,创造新世界。怕乱你们这一套吗?这才刚开始,到全世界彻底消灭剥削阶级,还差得远呢。无产阶级的宇宙观是唯物辩证法,“就它的本质说,它就是批判的,革命的”。(马克思:《资本论》第二版的跋)是扶植新事物战胜旧事物,还是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它免于死亡,这是两条路线斗争的大问题,这个斗争在理论上必然表现为唯物辩证法同形而上学的斗争。林彪用孔孟的中庸之道反对辩证法,正是他搞极右路线的一个思想根源。

  林彪说儒家的“德、仁义、忠恕”是“人的关系”的原则,并说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还说什么“以仁爱之心待人之忠,以宽宥原谅之恕,儒家的原理”。他完全抽掉人的阶级性来讲什么“仁爱之心”,抹煞阶级对立来讲什么“人的关系”,这就是拿孔孟之道的反动的人性论,篡改和否定历史唯物主义阶级论。

  儒家所宣扬的人性论,是一种虚伪的唯心主义理论,它总是宣扬一种先验的超阶级的人性。孔子宣扬什么“仁”就是“爱人”,孟子说“仁心”是人生来就有的,“人性善”。他们果真不分阶级地爱所有的人吗?没有那回事。郑国把起义奴隶“尽杀之”,孔子不是表扬他们干得好,赞为“善哉”吗?孟子不是专门论证对奴隶和劳动者进行剥削和统治是“天下之通义”吗?对新兴地主阶级,他们也是一点不爱的。孔子在鲁国代行宰相,一上台就杀了革新派代表人物少正卯。孔子的学生冉求为新兴地主阶级干事,孔子就马上开除他的学籍,断绝师徒关系,还要煽动学生攻他。这就说明孔孟讲的什么不分阶级的“人类之爱”,什么天生的“仁心”等等,统统都是骗人的鬼话。他们爱的,实际上只是剥削阶级中的奴隶主那一小撮,只是那个反动的奴隶制度。林彪讲什么“仁爱之心”,可是,在《“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中,凶相毕露地叫嚷:要一口“吃掉”无产阶级,要谋害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要把当家作主的劳动人民统统打下去,实行法西斯专政。他们爱的,实际上只是被我们打倒的那一小撮阶级敌人。这就是林彪的“人性”,也就是地主资产阶级的人性。蒋帮头目在林彪死了两年后哀悼他说:“林彪……较有人性,这就是孔子的伦理学说潜在人心的佐证。”蒋帮的这种赞扬,对林彪的人性究竟是什么货色,是一种绝好的说明。

  反动阶级拚命宣扬人性论,一方面是为了把自己打扮成关心人民的“仁义之主”,掩盖自己的吃人真相。另一方面,则是打着“仁义道德”的旗号,向先进阶级的革命暴力兴师问罪。孔子不是骂新兴地主阶级是“有勇而无义为乱”,骂造反的奴隶是“有勇而无义为盗”吗?孟子更是这样,他破口大骂革命暴力是“杀人盈野”,“杀人盈城”,是“食人肉”,“罪不容于死”,应当处以极刑。林彪完全承袭了孔孟的一套,以反动的人性论为理论根据,猖狂叫嚣“恃德者昌,恃力者亡”,大骂无产阶级专政是“不仁”。“‘你们不仁。’正是这样。我们对于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决不施仁政。”无产阶级对于一切敢于反抗的反动阶级的反动分子,必须给以坚决无情的镇压。不这样做,我们就要亡国,地主资产阶级就要复辟。在林彪的假仁假义后面,难道不就是要用反革命暴力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吗?对于反动派的反革命暴力,我们只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革命的暴力来镇压反革命的暴力。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使无产阶级专政不断得到巩固和加强。这就是我们的结论。

  玩弄儒家权术,结党营私,大搞阴谋诡计

  林彪在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上搞修正主义,决定了他在组织上搞分裂、结党营私,在策略上耍两面派、搞阴谋诡计。为了在党内隐藏下来,为了拼凑反革命队伍,伺机而动,实现其“复礼”的野心,林彪指使他的死党和一些人,挖空心思从四书五经、中外历史、以至小说谚语中搜寻材料,研究进行反革命阴谋活动的权术。奴隶主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所总结的一套反动统治术和两面派的伎俩,都成了他搞分裂、搞阴谋诡计的重要思想武器。

  孔子为了维护没落的奴隶制,提出了“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作为处理奴隶主贵族统治集团内部关系的准则,林彪在反党集团内部搞的也正是这一套。

  林彪的“君使臣以礼”,是一种虚伪的姿态。林彪明明是一个法西斯独裁者,他大树特树自己的“绝对权威”,以我划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但他却偏要唱起“使臣以礼”的腔调,打出“求贤”的招牌。其实,他这里所说的“礼”,不过是封官许愿、请客送礼、吃吃喝喝、拉拉扯扯,一句话,就是用名利地位收买拉拢一些人为其反革命复辟事业服务。当他的死党的狐狸尾巴被群众揪住时,他便利用职权,包庇保护,使其蒙混过关。他的所谓“求贤”,就是按照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需要,招降纳叛,网罗牛鬼蛇神,组织资产阶级司令部,拼凑大小反革命“舰队”。

  林彪标榜“君使臣以礼”的真实意图,是要他的死党“臣事君以忠”。象历代反动统治者一样,林彪也把“忠君”思想作为维持其反革命队伍内部统治的精神支柱。他宣扬孔孟“敬上”、“无违”的“忠孝”之道,提倡绝对服从;他强迫其特务组织成员向林家父子宣誓效忠,要他们“永远忠于”林家父子;当林彪反党集团末日来临的时候,他还发出“不成功便成仁”的反革命训令,妄想要其反革命“舰队”成员为“林家王朝”殉葬。这些事实说明,林彪反党集团的一个重要组织原则,就是孔孟之道的纲常名教。

  林彪十分欣赏孔子的“小不忍则乱大谋”,把它抄录下来,挂在墙上,作为反革命的信条。林彪对毛主席、党中央对他的多次耐心的批评教育,怀恨在心,伺机反扑。为了阴谋篡党夺权,他反复告诫自己,要“忍耐”,切勿因“匹夫之勇”而败坏了“复礼”的“大谋”,“耽误自己终身大事”。在“忍”的背后,林彪咬牙切齿,磨刀霍霍,窥测方向,以求一逞。这实际上是胡风“在忍受中求得重生”的反革命故伎的重演。

  为了“在忍受中求得重生”,实现他的“大谋”,林彪把“韬晦之计”奉为至宝。一九七○年三月,正当林彪反党集团紧锣密鼓策划篡党夺权的时候,林彪指使他的死党把“韬晦”二字记在黑笔记上,并亲笔抄录了《三国演义》上赞扬刘备用“韬晦之计”欺骗曹操的一首诗:“勉从虎穴暂栖身,说破英雄惊煞人。巧借闻雷来掩饰,随机应变信如神。”在这里,他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是“虎穴”,自比为暂时栖身于“虎穴”中的“英雄”。这就不仅暴露了他是睡在我们身边的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同时也暴露了林彪用两面派手段乔装打扮,把反革命真相掩饰起来,等待时机,向无产阶级司令部下毒手的狰狞面目。

  为了伪装掩饰自己,“随机应变信如神”,林彪又根据孔孟的所谓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就会大难临头等说教,暗地里制定了一系列反革命两面派策略。什么“言不必信,行不必果”,“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什么“面带三分笑”,这一切,无须多加一字,就活灵活现地暴露了林彪是一个“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的反革命两面派。

  修正主义头子林彪为什么乞灵于孔孟之道?

  林彪和历次机会主义路线头子一样,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表人物,是不折不扣的尊孔派。人们会问: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为什么要到奴隶主阶级、封建地主阶级那里去寻找思想武器,党内的修正主义头子为什么无不乞灵于孔孟之道?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修正主义头子林彪之流尊孔不是偶然的,是有深刻的阶级根源和历史根源的。

  首先,林彪之流的尊孔是与他们所代表的阶级——中国资产阶级特别是大资产阶级的历史特点和阶级地位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世界进入了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生活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资产阶级,从一开始就形成了它自己的阶级特点。中国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是异常软弱的,在思想文化上没有也不可能建立足以取代封建文化的思想体系。在旧中国占统治地位的大资产阶级,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结合的产儿,买办性和封建性是这个阶级的根本特性。他们历来是帝国主义奴化思想和尊孔读经的封建文化的顽固的维护者和狂热的推销者。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成为国内主要矛盾的情况下,谁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在政治上必然要实行封建买办法西斯专政,在思想文化上也只能是从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那里寻找武器。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陈独秀、王明、刘少奇、林彪之流,搞修正主义,乞灵于孔孟之道,正是反映了这样一个阶级的特点。出身在地主兼资本家家庭而又长期抗拒世界观改造的林彪,更是如此。

  其次,从历史根源来看,孔孟之道原是没落奴隶主阶级的意识形态,是一种具有极大欺骗性的剥削阶级思想体系,它的实质是主张倒退,反对进步;主张保守,反对革新;主张复辟,反对革命;是剥削压迫之道,反革命复辟之道。它后来被腐朽的地主阶级和大资产阶级所利用,也被妄想灭亡中国的帝国主义所利用,成为我国两千多年封建社会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成为历代反动统治者奴役劳动人民的精神枷锁,成为一切搞复辟、搞反共的反动派的思想武器。由于历代反动统治者大力提倡、强制推行孔孟之道,使它渗透到旧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形成了一种年深日久的传统观念。一切主张开倒车的反动派,总是祭起尊孔的破旗,千方百计地利用孔孟之道,欺骗群众,蛊惑人心。党内历次机会主义路线头子反对革命,主张倒退,他们尊孔也就毫不奇怪了。修正主义头子林彪,是一个不读书,不看报,不看文件,什么学问也没有的大党阀、大军阀,但他到处搜集孔孟的言论,大讲孔孟之道,这完全是由于他和孔孟的反动思想一致,要搞复辟的反革命本性决定的,完全是出于利用反动的传统观念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险恶用心。

  随着批林整风运动的深入发展,必然要批判孔孟之道,批判尊孔反法的思想。当前开展的批林批孔的斗争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生死斗争,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头等大事。不批孔,不批判尊孔反法思想,实质上就是不批林。深入批判孔孟之道,批判尊孔反法的思想,对于彻底揭露和批判林彪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对于加强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对于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成果,搞好上层建筑领域的革命,都具有重大的意义。我们一定要在毛主席、党中央领导下,发扬无产阶级的彻底革命精神,夺取批林批孔斗争的新胜利!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七四年第二期)



jiangfeng 2010-09-12 12:49
本篇文章为:人民日报1974.01.31第1版 作者:新华社

狠批孔孟之道 深挖林彪修正主义路线的老根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联合召开批林批孔座谈会纪要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一月三十日讯 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两校党委今天联合召开批林批孔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师生、干部和工宣队员们斗志昂扬,愤怒批判林彪利用孔孟之道进行反革命复辟活动的罪行,深挖林彪修正主义路线的老根。他们决心以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深入开展批林批孔,掀起批林批孔运动的新高潮,把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彻底批倒“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谬论,工农兵要做文化
    教育的主人
  清华大学革委会委员、工宣队员袁炊才说:历史上反动统治阶级总是利用他们政治上经济上的统治地位,剥夺劳动人民受教育的权利,反过来又利用孔孟“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套反动谬论,证明他们对劳动人民的统治是“理所当然”的。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工人阶级领导学校,工农兵上大学,管大学,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这对孔孟之道和刘少奇、林彪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是一场深刻的批判。几千年来被剥削阶级骂作“小人”的劳力者,第一次成为大学的主人。象我这样的普通工人,在毛主席的号令下,成了光荣的工宣队员,参加了领导大学的工作。几年来,我们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团结广大师生员工,坚持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产阶级世界观,批判孔孟之道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深入进行教育革命,逐步改变着知识分子和工农群众脱离、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对立的状况。
  林彪一类骗子大肆鼓吹“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剥削阶级思想,极力反对教育阵地上的伟大变革,恶毒攻击知识分子参加劳动是“变相劳改”,反对工人阶级领导学校和工农兵上大学。他们的罪恶目的就是要维护和扩大劳力者和劳心者的差别,让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继续统治学校。几年来,工人阶级领导学校斗、批、改取得丰硕成果和工农兵学员迅速成长的事实,有力地粉碎了他们的攻击和污蔑。我们北京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有个二十多年工龄的木工,原来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到青华大学建筑工程系进修一年多,就根据木工结构原理,提出在厂房建筑中革“肥梁胖柱”的命,经过他和其他师生共同努力,打破了国内外长期使用的设计规范,提出了新的计算方法。采用这个方法,可以大大节省建筑材料,扩大厂房使用面积,已被国家正式列入建筑规范。“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我们劳动群众一旦成为文化教育的主人,就一定能培养出大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创造出比资产阶级高千百倍的科学文化。
      “克己复礼”是复古主义路线的核心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冯友兰说:林彪特别欣赏孔老二所讲的“克己复礼”。他写道:“悠悠万事,唯此为大。”从一九六九年十月到一九七○年一月,在不到三个月内,他和他的死党叶群,一唱一和,把这几句话写成了四个条幅,互相鼓励,挂在他们的卧室内作为“座右铭”。是哪一种人就有哪一种人的思想。林彪这个现代的复古主义路线的头子,真是抓住了古代孔子的复古主义路线的核心。
  孔子所说的“礼”,就是奴隶主阶级的规章、制度、社会秩序。孔子“复礼”,是要复辟奴隶制,妄想把当时中国社会恢复到奴隶社会。刘少奇、林彪一类政治骗子“复礼”,是想复辟资本主义,使中国重新沦陷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地位。
  过去我的立场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立场。我的世界观和所走的路线,都是复古主义的。其突出的表现,就是尊孔。过去我在哲学战线上的写作和行动,都是同当时政治上的尊孔配合起来,为当时的复古主义的反动路线服务的。我是“五四”运动时代的人,可是我拥护孔家店。经过“五四”运动,封建式的拥护方式不行了,我就用资产阶级的方式,其具体的表现就是我在三十年代写的那部《中国哲学史》以及在抗战时期所写的宣扬儒家垃圾的那些书,这就同蒋介石的尊孔配合起来,为国民党反动集团的统治服务。解放以后,资产阶级方式又不行了,我就用修正主义的方式,其具体的表现,就是我在六十年代所写的那半部《中国哲学史新编》,这就同刘少奇、林彪的尊孔配合起来,为他们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服务。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教育,以及参加批林批孔的斗争,我才逐步地对于现代和古代的两条路线的斗争,以及其间的连贯性有所认识,对于我过去的中国哲学史工作的危害性之大有所认识。我们现在反对刘少奇、林彪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就必须从这两条路线的历史根源上,彻底批判以孔子为首的复古主义路线,宣传从法家开始的反复古主义路线。
      “恃德者昌,恃力者亡”的要害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师汤一介说:林彪这个叛徒、卖国贼,和历代行将灭亡的反动派一样,尊孔反法,攻击秦始皇,把孔孟之道作为阴谋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思想武器。孔孟的“德”、“仁义”、“忠恕”,就是林彪用来攻击无产阶级专政,篡改党的理论基础的一个重要的反动思想武器。
  正当我国各族人民欢庆国庆二十周年的时候,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林彪在暗中干着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勾当。他给他的死党叶群写下一个条幅:“恃德者昌,恃力者亡”。这句话原是出于《尚书》,是战国中期儒家的信徒赵良用来攻击当时法家的代表商鞅的。事隔两千多年,林彪这个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为什么又搬出儒家“恃德者昌,恃力者亡”这一套呢?而且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的时刻提出这一套呢?这不是偶然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思想的一次伟大的革命实践。这一革命震憾了世界,把帝、修、反吓得要命,沉重地打击了地、富、反、坏、右以及他们在党内的代理人,大大地巩固和发展了无产阶级专政。因此,这个隐藏得很深的反革命林彪实在按捺不住他自己,就用两千多年前儒家攻击法家的反动东西“恃德者昌,恃力者亡”,来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什么是林彪要行的“德治”“仁治”呢?《“571工程”纪要》这个反动革命政变纲领,是他要行“德治”“仁政”最好的注脚。林彪鼓吹“恃德者昌”,就是要对反动派“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把被我们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重新扶植起来,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林彪鼓吹“恃德者昌”,就是要使地主、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得到真正的解放”,把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变为地主资产阶级所有制;林彪鼓吹“恃德者昌”,就是要用孔孟之道代替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主席思想,用孔孟之道的“德”、“仁义”、“忠恕”等反动思想来篡改党的理论基础。革命人民对林彪鼓吹的这一套是坚决反对的。我们对于鼓吹“德治”“仁政”、妄想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反动派,决不施“仁政”。伟大领袖毛主席说得好:“‘你们不仁。’正是这样。我们对于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决不施仁政。”一切要把历史拉向后退,反对革命的反动派,都逃脱不了必然灭亡的命运。孔孟鼓吹反革命的“德治”、“仁政”,没有能挽救得了奴隶制的灭亡。林彪乞灵于孔孟的“德治”、“仁政”也救不了他们的命。这个叛徒、卖国贼和历史上一切倒行逆施的反革命小丑一样,变成了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毛主席指出:“凡属倒退行为,结果都和主持者的原来的愿望相反。古今中外,没有例外。”古今中外的历史,完全证明了毛主席的这一英明论断是一个真理。无产阶级要把革命进行到底,就要镇压一切主张复辟倒退的反动派,揭露他们各种反动虚伪的说教,让他们的反动面目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对林彪、对孔孟的反动思想的批判,一定会使无产阶级专政更加巩固,使我们的路线觉悟更加提高。
      彻底批判林彪和孔老二的反动思想,坚决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
  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工农兵学员孙海燕说:毛主席提出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是对几千年来剥削阶级陈腐观念的反潮流,是对孔孟之道的彻底批判。林彪这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极端轻视工农,鄙视劳动,恶毒攻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什么“变相劳改”,妄图破坏毛主席的反修防修、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根本措施,腐蚀我们革命青年,要我们走回头路,做他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这只能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我们千百万革命青年坚决批判孔孟之道,坚决走毛主席指引的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我就是千百万青年中的一个。我是一九六八年响应毛主席号召到农村去的。我插队的地方正好是孔老二的老家山东曲阜附近。在短短的两年多的时间里,贫下中农对我的教育真是胜读十年书。我们经常听到贫下中农对“孔府”地主的血泪控诉,我们多次参观了“孔府”的罪恶展览。封建统治阶级为了维护他们的反动统治,极力抬高孔老二的身价,扩大孔孟之道的影响。除了尊孔老二为“先师”、“至圣”外,还对他的子孙封官加爵。孔老二的七十六代“衍圣公”孔令贻,一家七口就占有一百多万亩土地,遍及山东、河南等五个省,每年收进大量的地租,榨尽了劳动人民的骨髓,吸干了劳动人民的血汗,贫下中农用一首歌谣,一针见血地戳穿了孔孟之道的反动本质,说他们“满口三纲五常,实是吃人豺狼,说的是仁义道德,行的是男盗女娼”。贫下中农愤怒控诉说:“孔家店是吃人的阎王殿,‘圣人’家是万恶的强盗家。”林彪打出孔孟之道的破旗,就是梦想复辟剥削阶级吃人的天堂,我们永远不能答应。工农兵学员要彻底批判孔孟之道,永远坚持毛主席指引的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做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⑴⑵)
      阴谋诡计挽救不了林彪彻底灭亡的命运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周一良说:从林彪这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信徒的鬼花招,可以看出他跟两千多年前的祖师爷孔老二是一脉相承的两面派。林彪长期以来千方百计地掩盖自己的反革命真面目。在他指使别人东拼西凑的卡片里,有不少条条是关于“忍耐”的。他早就写下了“忍耐”两个大字,告诫自己“岂可为了一区区小人,区区小事而耽误自己终身大事”。什么是林彪的“大事”?不就是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吗?一生为复辟奴隶制而到处奔走卖命的孔老二,也叫嚷什么小事上不能忍耐就会坏了“大事”。林彪和孔老二隔了两千多年,可是都为自己的“大事”而号叫“忍耐”,正由于他们都妄图阻挡历史车轮前进,都要搞复辟倒退。他们是有共同政治需要的一丘之貉。“忍耐”这两个字,听起来多么善良而无辜,它背后却隐藏着把历史拉向倒退的复辟阴谋,掩盖着使千百万人头落地的血腥罪行。我们必须予以彻底揭露和批判。
  林彪阴谋诡计的一根毒蔓上挂了两个黑瓜,“忍耐”以外,还有所谓“韬讳(晦)”。这是他从历史小说《三国演义》上学来的。林贼的“韬晦”就是说,躲在阴暗的角落,把凶如尖刀利剑的狼子野心藏在套子里,忍耐又忍耐,掩饰再掩饰,一旦时机成熟,恶狼就立刻跳出来吃人,来搞罪恶滔天的“571工程”了。“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反动派不可能认识这条规律,总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尽管林彪以一系列反革命策略来隐蔽自己,伺机而动,妄图拉历史车轮向后退,历史潮流照样奔腾前进。在伟大领袖毛主席领导下,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具有深远的意义。林彪无论怎样以不变应万变,千方百计“忍耐”“韬晦”,都无损于社会主义一根毫毛。等到他反革命魔爪刚一露头,立即被抓住,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下,林彪连同他的“五七一工程”统统被粉碎。任何阴谋诡计都挽救不了这个叛徒、卖国贼彻底灭亡的命运。
  在今天的批林批孔座谈会上发言的,还有清华大学党委常委王德武、数学教研组教师陈景良、工业自动化系教授童诗白、建筑工程系工农兵学员陈锋、学校工人刘福生,北京大学经济系教师张秋舫、物理系教师周岳明、历史系工农兵学员张炜、中文系教授魏建功、哲学系工农兵学员王秀华等。他们分别从林彪效法孔子“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鼓吹“生而知之”的天才论,阴谋篡党夺权;宣扬“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恶毒诬蔑劳动人民;贩卖“中庸之道”,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哲学;教子尊孔读经,梦想建立林家世袭王朝等方面进行了有力的批判。


查看完整版本: [-- 林彪与孔孟之道[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4.02.07)]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13489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