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本页主题: 赵家人陈毅军事文选《加强党与非党的合作》解读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赵家人陈毅军事文选《加强党与非党的合作》解读

加强党与非党的合作①
① 这是陈毅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三十周年而作,发表在一九五一年七月一日《人民前线》第一○一期上。
(一九五一年七月一日)
从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中国共产党成立,到一九五一年七月一日恰为党的三十周年纪念。部队同志正与全国人民一道共同祝贺党的生辰,掀起了庆祝与纪念的热潮。年青的同志总是向老同志询问我党的历史,要求作党支的报告与军史的回忆;非党的同志总是向党员同志询问党的情形和要求作党史与军史的介绍等。党的同志与非党同志更以最大的关怀询问毛主席的生平以及想知道毛主席怎样领导我党我军能以三十年的努力而获得全国革命的伟大胜利。

——党史呢?

打破禁区,按历史的本来面目反映党的历史 中共党史陈列将重新展出
第1版()
新华社北京九月二十七日电 中国革命博物馆的中国共产党党史陈列(民主革命时期),在停展十三年之后,将于新中国成立三十周年——十月一日重新展出。
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党史陈列始于一九六一年“七一”,到一九六六年闭馆。文化大革命期间,在林彪、“四人帮”的干扰和破坏下,曾作过多次内部修改,一直未能公开展出。粉碎“四人帮”以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党史工作者认真总结了过去的经验教训,认为党史陈列一定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真实地反映党的历史。根据这一原则,这次开放前对陈列内容所作的一些重要修改,体现了党的实事求是的传统。
新的陈列充分反映了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朱德同志和其他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我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的丰功伟绩。毛泽东同志在民主革命各个历史时期的重要理论著作和伟大革命实践活动资料表明,他在历史的紧要关头,正确地为革命指明了前进的方向。陈列以丰富的史料说明,没有毛泽东思想,就没有新中国。
新的陈列打破长期以来在党史领域中存在着的一些禁区,努力按照历史的本来面目来反映党的历史。如关于党的创建人,过去的陈列对李大钊、蔡和森、董必武等表现很少,只字不提陈独秀,现在除充分反映毛泽东同志的建党活动以外,增加了其他党的创建人从事建党活动的资料。对在党的历史上犯路线错误的领导人,过去一度只是单纯地揭露和批判。新的陈列,按照毛泽东同志在论及党内两条路线问题时曾经指出的,对于任何问题应取分析态度,不要否定一切;像列宁评价考茨基、普列汉诺夫等人那样,既批评他们的错误,又表现他们的正面活动。
民主革命时期的党史,主要内容是党领导人民群众推翻三座大山的历史。新的陈列否定了林彪、“四人帮”宣扬的党史就是路线斗争史的谬论,注意充分表现人民大众在党的领导下向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进行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波澜壮阔的图景。同时,对党内存在过的路线斗争也如实作了反映。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四人帮”全盘否定党的白区工作,肆意践踏党的统一战线,把长期同共产党合作的民主党派和爱国人士污蔑为“牛鬼蛇神”,造成了恶劣影响。新的陈列充实了白区斗争的史料,对民主革命时期有影响的党外人士,如孙中山、宋庆龄、何香凝、冯玉祥等,结合历史事件均有所记录。
为了夺取民主革命的胜利,成千上万的先烈前仆后继,英勇地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新的陈列出现革命烈士一百余人,比建馆时的陈列增加了将近一倍。他们当中,除了共产党员以外,还包括不少爱国民主人士、爱国将领。
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同志表示,陈列开放以后,还要不断听取观众意见,继续研究充实提高。
1979-09-28  

——毛主席时代有禁区?

——毛主席时代无党史

——陈毅:年青的同志总是向老同志询问我党的历史

——赵家篡党夺权:我们来编造党史。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1:25 | [楼 主]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八年抗日战争究竟消灭了多少日军
发布时间:2014-09-02 16:57:14   来源:环球军事  
读者“北京兰博印象”问:
日军战时伤亡数字究竟多少?
有无比较权威的统计数字?
编辑回复:日军在“二战”中的伤亡情况,说法不一。服部卓四郎《大东亚战争全史》称,日本在整个战争中的总伤亡人数为261.2万人,包括陆军152.4万、海军42.8万,官民65.8万。①以上数据来自日本复原局和经济安定局本部,相对可信。…[详细]
具体到中国战场,当过军政部部长的陈诚说,国军“先后与敌举行大会战二十余次,重要战斗之有关战略成败者一千一百余次,小战斗三万七八千次,毙伤敌人二百余万。”②1946年,南京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出版抗战期间曾任陆军总司令的何应钦所著《八年抗战之经过》,其中统计称:八年抗战,日本陆军伤亡2418528人(其中死亡483708人)、后勤部队伤亡340000人、空军伤亡4280人。③…[详细]
蒋纬国综合各家材料,总编有《抗日御侮》一书。他在使用数据时相对谨慎,称从1937年—1941年,这“四年之间,中国军予日军伤亡,共达616578人。”“自太平洋战争爆发,至日本投降,日本陆军在中国战区之伤亡,共202851人;海军在中国战区之伤亡,共39197人。”这样计算下来,“八年之间,中国军先后予日军伤亡,高达859626人。”④…[详细]
大陆史学界通常使用的数据为中国歼灭日军133万。如宋时轮(解放军开国上将)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的文章里说,“在抗日战争的八年中,我敌后战场共歼灭日军五十二万余人。就整个中国战场来说,日军被中国军队毙伤俘的总数,据日本方面的统计,达一百三十三万余人。这还不包括其在东北地区前六年中的伤亡数和滇缅作战中被中国军队毙伤数。”⑤宋时轮所说的日方统计,来自于栋田博《兵队日本史》、黑羽清隆《日中十五年战争》。…[详细]
宋时轮再加上“日本战败后,向中国投降的日军共一百二十八万三千二百四十人”,计算出“中国军民共歼灭日军二百六十余万”。“此外,敌后战场人民军队还歼灭伪军一百一十八万六千余人。”这个数字也被张宪文主编的《中国抗日战争史》所引用。…[详细]
此外还有一种统计,在郭汝瑰主编《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中,作者称,“整个8年抗战期间,国民党政府军队在正面战场历次作战中共歼灭日军约53万人(敌后战场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武装共歼灭日军52万多人、伪军119万多人),连同受降日军128万多人、伪军104万多人,正面战场共消耗日伪军285万多人。”⑥也就是说,他认为仅有105万日军在华伤亡。…

——这就是赵家党史。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1:27 | 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中共中央西北局 通知所属单位认真学习党史第3版()
中共中央西北局于七月二日发出关于西北区在职干部学习的通知,其内容如下:一、在七月份内,各处都应当很认真地领导各级干部对党的斗争历史,作一次初步的学习,给以后进一步学习党史及毛泽东同志的各种著作打下初步的基础。高级程度的干部,学习刘少奇同志在北京庆祝党成立三十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胡乔木同志所作的《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陈伯达同志所作的《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的结合》、陆定一同志所写的《中国革命的世界意义》、习仲勋同志的《跟着毛泽东走就是胜利》,以及中央各负责同志的文章;一般干部只应以学习乔木同志的文章为主,再参阅其他文件(不一定要全部读完)。学习方法以自学为主,且应组织几次有关党史的报告和有准备的讨论。在学习党的简要历史时,一定要针对各地干部思想情况去进行思想教育,严肃地批判与纠正思想方法上的经验主义与工作上的官僚主义、命令主义,以及居功自满情绪等倾向。二、党史初步学习结束后,从八月份起,高级程度的干部,仍按自己原定的学习计划,照常进行;中级程度的干部,可以学习一本《论列宁主义基础》,或是别的读物;初级程度的干部,当地如未预定学习计划,即可开始学习政治常识读本(《学习初级版》)。三、十一月开始举行各级干部的全面考试,并以这次测验的结果调整程度,最后确定编级,为明年全党有系统地理论学习准备好条件。
1951-07-12  

——毛主席时代的党史是什么?

——学习刘少奇同志在北京庆祝党成立三十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胡乔木同志所作的《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陈伯达同志所作的《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的结合》、陆定一同志所写的《中国革命的世界意义》、习仲勋同志的《跟着毛泽东走就是胜利》

——是不是宜粗不宜细?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1:29 | 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胡乔木和党史工作第5版(文件•报告•回忆录)
  胡绳
胡乔木同志在1992年9月28日逝世,到现在已经一周年了。
胡乔木同志是中国共产党思想理论战线和宣传战线上的卓越领导人。他在30年代初,即在他20岁左右的时候,就参加了党领导的人民革命事业,并加入了党。在中国人民的民族民主革命的汹涌浪潮中,在各条战线上涌现和成长起来许多杰出的人才。但是像胡乔木同志这样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很深的理论修养,并曾长期在毛泽东同志身边工作,对毛泽东思想有深刻的理解,同时又在多种科学领域内具有广博的知识,勤于思考,敢于独立地提出新的见解,把自己的一生 卓有成就地献给党的理论工作和宣传工作,这样的人至少是不多的,或者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我在1935年至1936年间已开始和胡乔木同志相识。那时,他在上海党的地下组织工作,是左翼文化总同盟书记。他曾几次到我住的“亭子间”来长谈。以后,在1945年他随毛主席从延安到重庆时,曾负责领导新华日报的言论工作。我那时为新华日报写的评论,每篇都经过他修改,有的被删改得体无完肤。到全国解放后,我曾长期在他领导下工作。
对于胡乔木同志,值得追思和纪念的事情很多。我这次想只就他和党史工作,特别是和1991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这本书的关系谈一下。
1951年,胡乔木同志为了纪念建党30周年,只用一周多时间就独立写成了《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这本书。
那时,他才39岁,精力旺盛。他在延安已协助毛主席编辑过几本党史文献书,系统接触过党史材料,并且参与了党史经验的总结;他在抗日战争后期和解放战争时期,一直在毛主席和中央其他几位领导同志身边工作。所以他才能似乎那么容易地就写出这样一本书。但是,仔细读这本书,仍可以看出作者的苦心经营,看出他善于驾驭史料和能够以概括的语言抓住历史的脉络的本领。这本书不免带有当时历史条件下难以摆脱的一些弱点,但它是第一本完整地叙述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书,是第一本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原理和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的观点来叙述 党的历史的书。它在以后长时期中对于党史教育和党史研究工作都起了很大的积极的影响。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时期,对于许多老干部说来,是从多年“左”倾思潮压抑下,特别是从“文化大革命”的压抑下解放出来、精神焕发的时期。胡乔木同志正是这样。这时,他充分运用自己一生在思想宣传战线上积累起来的经验,带着他多少年来反复思考得到的认识,立即投身于实践,做了大量的有益的工作。但在这里,我只想提到和本文题目有关的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在1980年至1981年,胡乔木同志在党中央和邓小平同志主持下负责《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起草工作。党在40年间先后做了两个对于党的发展具有极端重要意义的历史问题决议。胡乔木同志对这两个决议的形成都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对后一个决议所起的作用显然比前一个决议大得多。他根据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基本精神,带领一些同志从最初设计,征求意见,到 反复修改,直至定稿,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在这方面的工作,应该由 始终参加这一工作的那些同志来叙述。我在当时只是极少地参加了部分工作。
第二件事是胡乔木同志和《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这本书的关系。
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的几位领导同志(尚昆、一波、乔木同志)早就提出,在写出一部完整的比较详尽的中共党史以前,应该先写一本篇幅不大的党史简本。中央党史研究室在1990年下半年 集中力量编写《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准备把它作为党史简本,纪念即将到来的建党70周年。胡乔木同志很支持这个做法,还打算自己主持这部书的定稿工作。但是,由于健康状况,他不可能按预定计划来进行这项工作。
1991年1月起,我和龚育之、金冲及、沙健孙、郑惠等同志,后来又加上王梦奎同志一起进行《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这本书的修改定稿工作。虽然已经有党史研究室的许多同志提供的初稿,但是逐章进行修改定稿的工作还是费了许多精力。本来应该在7月1日前出版的这本书,直到7月25日左右才在我们手里大致有了一个定稿。这时我们面临着请哪一位中央领导同志审阅这部书稿的问题。如果得不到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负责同志之一的胡乔木同志的认可,我们不能安心地出版这本书。
这时,胡乔木同志在北戴河休养。从北戴河得来的信息是,他现在精力很差。他要求我们考虑是否以某种非正式的形式出版这本书,并只在一定范围内发行,以便于征求意见,修改得完善一些再正式出版。于是我代表写作班子到北戴河和他商量这件事。
7月28日,我在北戴河和胡乔木同志会面。他的确神情疲乏,因为担心我们写的书 达不到必要的水平,所以提出上述的要求。我建议他看一下第七、第八、第九章的稿子。这三章写的是从1956年八大以后30多年的事。如果这部分稿子站不住,就不必考虑全书的出版问题了。他表示同意,但说按他的身体状况,很难说定用多少时间才能看完这三章。我请他从容地看,不要妨碍他的健康。反正党的诞生纪念日已经过去了。
使我吃惊的是,只在两天后,乔木同志的秘书告诉我说,他已经看完第八章。8月2日中午,他派人送给我他看过的三章和结束语,并且要我第二天去看他。他只用了不到5天的时间就看完了这部分20万字的稿子,并且批注了许多意见。8月3日,我应约去看胡乔木同志。他首先对写作班子的工作成果表示高度的评价,要我转告北京的同志。他还说,他要立即报告这时也在北戴河的杨尚昆同志,请他召集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的会议,批准出版这本书。接着,我们还对他在书稿上提出的有些意见进行了商酌。
批准出版这本书的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的会议在8月8日举行。在会上,胡乔木同志还提出,他要为这本书写一个题记。他说:“我现在虽然写封信都很困难,但我愿意为这本书写个题记,表示对这本书负责。”这篇题记在8月15日由他亲笔写成。文论家钱钟书同志读到这篇题记后曾同我谈起,他认为这是一篇写得很优美的文章。的确,胡乔木同志一生写的文章不仅以思想缜密为特点,而且在词章上也是很考究的。在他逝世的13个月前所写的(也许是他一生最后亲笔写的)文章,虽然是一篇短小的题记,却也显示出一个大作家的功力。
在8月10日前后,胡乔木同志除了写这篇题记外,还陆续对他读过的几章提出一些补充意见,有些是书面写给我们的。他又读过第六章,也提出了些意见。我和写作班子的同志研讨他提出的意见,对书稿进行必要的修改和补充,直到将近20日,才全部结束了定稿工作。
1991年8月底前,《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这本书终于出版了。出版后得到的反应固然证明像胡乔木同志在题记中所说的,这部书并不是十全十美,仍有许多读者提出书中某些应该修订的地方。大量的读者,包括身经各个历史时期的斗争的老同志,对这部书表示首肯,这证明胡乔木同志支持出版这本书是正确的。而如果没有这种支持,这本书的编写者是不敢把它出版的,至少不是用现在这种形式出版。
胡乔木同志还抱病出席当年10月8日在北京为这本书的出版而举行的座谈会,并作了发言。他说,书出版后,他把全书看完了,因此现在可以比写《题记》时多说一点。他在发言中对这本书的出版表示赞赏和高兴,还作了一些具体的评论。
这里,我还必须讲一下胡乔木同志在审阅这本书时亲笔作的修改和根据他的意见进行的修改。虽然这些修改的地方很多,不能一一列举,但是举几个例子作代表,我以为是必要的。因为这些修改不但使这本书增加光彩和减少疏漏,而且也反映出乔木同志对于党史的真知灼见。可以说,贯穿在这些修改意见中的根本精神就是,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先讲第七章。第一个例子是第二节倒数第二段中,评论1957年反右派斗争时书中说:“反右派斗争严重扩大化的实践,反映到理论上,动摇和修改了八大一次会议关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科学论断。这成为后来党在阶级斗争的问题上一次又一次犯扩大化甚至无中生有的错误的理论根源。”这句话中,“甚至无中生有的”这几个字是乔木同志加上去的。虽然只是加了几个字,却使这句话成为真正具有概括性的论断。与此相关的是,第八章第一节中以《“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为题的一段中,最后一句话原稿是“造成更加广泛的阶级斗争扩大化的迷雾,产生中央果然出了修正主义的巨大错觉和紧张气氛。”乔木同志对此批注道:“文革不能称为阶级斗争扩大化,因这种斗争本身是捏造出来的。”据此,这句话书中改为“造成到处都有阶级斗争的紧张空气,造成中央果然出了修正主义的巨大错觉。”
第二个例子是第三节中以《八大二次会议》为题的一段中,原稿有一句话评论八大二次会议前的南宁会议和成都会议。胡乔木同志显然认为这句话说得不够。他在原稿校样中加写了一大段话,后来他又重新考虑把这段话作了改写。乔木同志改写的这段话是:“南宁会议和成都会议作为探索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道路的新起点,有其积极的一面。那就是使中央和全党打开新的思路,力求继承中国人民长期革命斗争中所形成的独立自主和群众路线的优良传统,振奋精神,寻求用更好的方法和更快的速度发展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但是后来的实践表明,这两个会议对中央和全党的工作又有消极的一面。那就是两个会议都对1956年的反冒进以及主张反冒进的中央领导人(他们代表党中央的大多数,而且他们的主张得到党的八大一次会议和八届二中全会的确认)作了不适当的批判,从而造成如下两个方面的影响”。他所说的两个方面的影响是:第一,助长脱离实际的臆想和冒进;第二,助长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的发展。胡乔木同志一向主张历史著作中要夹叙夹议,而议论又不可太多。他为这本书所加的议论往往有画龙点睛的作用。这是一个例子。
第三个例子是第六节中在以《科学、教育、文化政策的调整》为题的一段的末尾,提到周恩来和陈毅1962年3月在广州的讲话反映了党对知识分子的正确政策,原稿对此未作进一步的评论。胡乔木同志加了如下一段话:“但是,党中央对思想政治上的‘左’倾观点没有作 出彻底清理。周恩来、陈毅在广州会议上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讲话,在党中央内部有少数人不同意甚至明确反对,在周恩来要求毛泽东对这个问题表示态度时,毛泽东竟没有说话。这种情形是后来党对知识分子、知识、文化、教育的政策再次出现大反复的预兆。”这段话是当时情况的真实反映,也使人们看清了这个问题发展的前后脉络。
第四个例子是第八节在八届十中全会的一段中,最后讲到八届十中全会后,一方面政治上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左”倾错误严重发展,另一方面还能继续进行经济上调整和恢复的任务。胡乔木同志加上了这样一个结语:“这两者是互相矛盾的,但矛盾暂时是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了。”这句话也是具有画龙点睛之妙的例子。
在第八章即《“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内乱》一章,胡乔木同志做了多处的修改和补充。其总的意思都是必须完全否定这场所谓“革命”。例如第三节说到林彪反革命集团的失败时,原稿中说:由此而揭露出来的“这些具有极大尖锐性的事件,促使人们进行严肃的思考:‘文化大革命’给党和国家带来的是什么结果?什么前途?‘文化大革命’究竟是不是必要的?究竟有没有合理性?”胡乔木同志在这里接着加写了好几句话。他写道:“天下大乱究竟能不能导致天下大治?天下大治究竟为什么要通过天下大乱来达到?无产阶级专政下究竟是要不要这样‘继续革命’?‘文化大革命’打倒的究竟是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中国究竟有没有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反之,‘文化大革命’究竟能不能给中国人民中的任何阶层带来任何利益和希望?‘文化大革命’五年来究竟依靠的是什么社会力量,它所造成的巨大损失和巨大灾难究竟有什么意义?继续下去又还有什么意义?”这个例子也许足以表明,议论虽然不可以过多,但在必要的时候就应当有足够的鲜明性和彻底性。在第八章的末尾,原稿中说“‘文化大革命’提供了不应该这样做的深刻教训”。乔木同志把这句话 改成为“提供了永远不允许重犯‘文化大革命’和其他类似错误的深刻教训。”
在全书的《结束语》中的《曲折的经历》一节中,说到如何发展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问题时,原稿中说:“一般地说,在这方面世界上并没有现成的完备的经验;特殊地说,中国的具体的历史条件也不允许照抄别国的经验。”胡乔木同志显然感到这里说得太简单,因此他在“世界上并没有现成的完备的经验”后,加写道:“而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任何一国的历史都不可能是另一国历史的重复。各国党和人民都必须寻求适合本国情况的发展道路”。然后把“特殊地说”以下一句话改为“中国由于是一个与任何欧洲国家不同的落后的东方农业大国,而又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积累了自己的经验,形成了自己的传统,并且对于照抄苏联经验有过十分痛苦的教训,这就更不允许照抄别国的经验。”这样的修改显然使内容丰富得多、充实得多了。
在《四十二年来的巨大成就》一节中,胡乔木同志批注道:“需要有一大段话说明中国现在仍是落后的,与发达国家差距不但很大而且有越来越大的危险,以强调实现现代化改革开放三步曲的紧迫感。”原稿中本只写“和世界各国相比,我们既要看到自己的成就,又要看到自己的不足”。现在的书中,在这一句话后根据胡乔木同志的意见加了一大段话,说明现在还落后,必须卧薪尝胆,急起直追,在世界形势严峻、科技迅猛发展的情形下,必须有这种紧迫感。这个补充显然是很必要的。
以上所举的虽然只是少数例子,但我想已足以说明胡乔木同志在审阅这本书稿时是多么认真负责,多么仔细。而他那时是在病中。这场病终于在一年后夺去了他的生命。现在重看他当时阅过的、满布他的字迹的几百页校样,重看他为尽可能求得这本书的完善而写给我们的一些字条,我不能不感到他是怀着高度的政治责任感,为这本书付出一生最后的心血。
我这篇回忆胡乔木同志的文章,用的是他和党史工作这样的题目,但只说到他在这方面所做的两三件事,这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他在《毛泽东选集》的编辑工作中起了重要作用,后来又领导进行《毛泽东选集》第二版的修订工作,晚年继续协助邓小平同志审订《邓小平文选》等著作,并为编辑出版老一代革命家的各种著作集出了许多力。在1991年7月以前,他为纪念建党70周年写出《中国共产党怎样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这篇属于党史范围的力作。这些都是他所做过的具有长远影响的重要工作。
1993-10-03  

——1951年的党史:中国共产党三十年

——1993年的党史:中国共产党七十年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1:41 | 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八年抗战消灭了多少日军?
日方统计,从七七事变至日本投降,共有40万日军死于中国战场
以上中方在论及歼敌战绩时,多使用含义模糊的“伤亡数”。相比之下,日军在华死亡人数更容易获得精确数字,也更具参考价值。《日本陆海军事典》引用厚生省(相当于日本卫生部)1956年3月的调查数据说,从1937年7月7日到1945年8月15日,日军在中国关内战死40.46万人,在东北战死2.65万人,在缅甸、印度战死16.19万人,在台湾战死3.74万人;1945年8月15日后,由于八路军、新四军、苏军继续对日作战,日军又在中国关内战死5.11万人,在东北战死2.02万人。以此计算,在广义的中国战场上,共有70.6万日军死亡。⑦…[详细]
从厚生省的这组数据来看,在八年抗战期间,约40万日军死于中国(不包括东北),但并不全死于战场。参加过侵华战争的历史学家藤原彰,曾引用中国驻屯步兵第三联队的作战日记说,“从1944年开始到战败回国为止的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期间,联队的死亡者人数为1647名,其中作战死亡者509名,占31%,作战受伤死亡者84名,占5%,战场患病死者1038名,占63%,其他(包括意外死亡和死因不明)16名,占1%。也就是说,战场患病死者是作战死亡者的2倍有余。”…[详细]
藤原彰还说,“我作为中队长为了不使中队出现战场患病死者而竭尽全力,但是,我们第三中队仍然有作战死亡者36名,占死亡总数的47%,作战受伤死亡者6名,占8%,战场患病死亡者35名,占45%。”⑧战争初期,死于患病的日军即使没有1944年时那么多,但肯定也为数不小。…[详细]
战时计算歼敌数时,无论是国军、八路军,还是日军,出于宣传目的,都会或多或少地有所虚构,因此他们战报中的数字,不宜直接用于研究。而厚生省依据日本严格的户籍制度,给出的死亡人数则可信得多。且其统计数据——中国军队消灭日军40万,占日军全部死亡人数的22%——同何应钦战后代表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给出的官方数字相近。如此,按照死亡为受伤3—4倍的战场惯例,日军在中国关内的受伤人数就应在150万左右。…[详细]

——八路军出于宣传目的,都会或多或少地有所虚构?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1:42 | 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加强党与非党的合作①
① 这是陈毅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三十周年而作,发表在一九五一年七月一日《人民前线》第一○一期上。
(一九五一年七月一日)
要回答上述问题,即叙述党的三十年的历史和党领导中国人民军队的二十几年的历史,就是简明的著作也需要一本大书。这本书是短期内难以编成的;但已经有一本最好的书足以说明我党我军的三十年的历史,这便是毛主席的著作,只要我们用心钻研,真可终身受用不尽,中国革命三十年的概略,也就可以具体的把握着了。毛主席说:“重要的问题在善于学习”。

——陈毅:这本书是短期内难以编成的;

——陈毅:但已经有一本最好的书足以说明我党我军的三十年的历史,这便是毛主席的著作

——赵家就是不要编党史。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1:44 | 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毛泽东选集出版委员会通知:
第5版()
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周年纪念,引起了党内学习党的历史的广泛的热情。毫无疑问,有系统地学习党史,将极大地加强全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从而使全党的干部和党员在今后中国人民革命事业和建设事业中增加极大的觉悟性和信心。学习党的历史的基本材料,应当是毛泽东同志在中国革命各个时期的主要著作。因为毛泽东同志的这些著作有些直到最近才收集起来,有些过去虽然收集过,但有很多人没有获得阅读的机会,所以我们决定在《毛泽东选集》未出版前,先选择毛泽东同志从一九二六年以来所写的几十篇最重要著作,除篇幅很长的须出单行本者外,从今天起在人民日报陆续发表。这些文章中,有些经过作者自己在文字方面作了一些小的修改。各文的题解和注释均经作者审阅过。
1951-07-01

——1951年的党史是什么?

——陈毅:等毛主席选集出版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1:48 | 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大连大众书店版《毛泽东选集》考述  
2011年07月21日 10:39:23  来源: 党的文献  
    ■ 董以民
    大连大众书店版《毛泽东选集》,是建国前“毛选”的重要版本之一,属于其五大系统(晋察冀日报社版、苏中出版社版、山东新华书店“文选”版、晋冀鲁豫中央局版、东北书店版)之“晋察冀日报社版”。晋察冀日报社1944年5月出版的《毛泽东选集》,是建国前出版的第一部《毛泽东选集》,收入毛泽东1927年至1944年6月间的29篇著作,约47万字。
    大连大众书店版《毛泽东选集》是东北地区出版最早的《毛泽东选集》。它是在时任大众书店党支部书记兼总编辑、作家柳青的主持下编辑的。编辑人员根据晋察冀日报社1944年5月版《毛泽东选集》进行排版翻印,并对其前面的“编辑的话”进行删减和改写,增收两篇著作。其最早的版本是1946年4月出版的五卷五册平装本。1946年6月再版,仍然是五卷五册平装本。1946年7月出版8月印刷发行的五卷合订一册的精装本初版,1947年2月精装本再版,1947年11月精装本三版。1947年3月渤海新华书店出版的五卷精装本《毛泽东选集》,则是完全按照大连大众书店1946年7月出版、8月印刷的初版精装本翻印的。
    或许是资料欠缺、重视不够等原因,有关其版本源流的一些说法不够准确,甚至错漏很多,却流传甚广。如说精装本卷二至卷五书眉有连续页码共895页,实际情况是从卷一至卷五书眉都有连续页码,初版页码是895页,再版909页,二版则是911页;还有一种说法是:大连大众书店1946年7月精装版版权页和晋察冀日报社1944年5月版目录页
    (该版)在原书(指1944年5月晋察冀日报社版《毛泽东选集》)基础上增加《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和《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作为附录收入,共计31篇文章。参见汤兰升口述、庄生整理《在艰难中创造春的希望》,《大连日报》2005年7月25日。这两篇文章实际上已包括在原书所收29篇中,大众版最初增收的是《论联合政府》、《答路透社记者十二项问题》,后又增收一篇《〈共产党人〉发刊词》。
    在一些毛泽东思想研究的工具书中,也有不准确的说法。如说《毛泽东选集》大众书店1946年6月第一版,同1944年晋察冀日报社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相比,增补了《论联合政府》、《答路透社记者干贝尔》和《〈共产党人〉发刊词》(此篇在第三版时才收入,作为补遗排在最后)三篇著作。何平主编《毛泽东大辞典》,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2年版,第593页。其实,“1946年6月版”是平装本第二版,1946年4月版为第一版。《〈共产党人〉发刊词》是在1947年2月再版精装本中增收的,不是在1947年11月三版才收入的。还有说法认为《论联合政府》、《答路透社记者干贝尔》(大众版篇名为《答路透社记者十二项问题》)两篇文章也是在1947年11月三版才收入的参见刘跃进:《毛泽东著作版本导论》,燕山出版社1999年版。,实际情况是在1946年7月出版8月印刷的初版精装本中就已经增入了这两篇。还有一个问题是,大众版“毛选”究竟是1946年4月最初出版平装本时就已经增收了这两篇,还是在1946年8月出版精装本时才增收的呢?据吉林省图书馆网站上的信息:《毛泽东选集》,大连大众书店1946年6月再版,平装本五卷五册,895页。也就是说,再版平装本总页码与初版精装本完全相同,足以说明其中已增收这两篇文章。由于初版平装本至今仍未见到实物,不好妄下断语,但很可能也已增收了这两篇著作。不管怎么说,是大众书店版“毛选”最早将《论联合政府》和《答路透社记者十二项问题》收入《毛泽东选集》的。晋察冀日报社版《毛泽东选集》在1947年3月再次增订出版六卷精装本时,才将这两篇文章补入。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大连大众书店版是据晋察冀日报社版1945年3月再版增删而成。晋察冀1945年3月再版本的确增加了两篇著作,但不会是《论联合政府》和《答路透社记者十二项问题》,因为前者是毛泽东在七大的书面政治报告,是在1945年4月七大召开时印发与会代表的,后者是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期间对路透社记者干贝尔所提12个问题的书面答复,发表在1945年9月27日的重庆《新华日报》上,都不可能编入3月份出版的选集。
〔作者董以民,辽宁抚顺乙烯化工厂助理工程师,辽宁抚顺113004〕

——晋察冀日报社1944年5月出版的《毛泽东选集》,是建国前出版的第一部《毛泽东选集》,收入毛泽东1927年至1944年6月间的29篇著作,约47万字。

——这29篇文章是什么文章?

——陈毅:这就是党史。

——晋察冀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不收录《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和《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
  
  
  

 
 
顶端 Posted: 2017-07-05 01:50 | 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附录一 中共中央致斯大林电
延期出版《毛泽东选集》俄文版
(1949年6月1日)
绝密(严禁复印)
致菲利波夫:
据从莫斯科来的中国同志说,1948年由中共中央机关所属东北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选集》已在苏联译成俄文,并将于近期发行。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不过,已出版的毛泽东同志的著作在文章的挑选和排版方面仍存在一系列不足,另外在个别词语上还存在一些错误,甚至是曲解。
中共中央将出版一套新的经作者本人校对的毛泽东著作选集,其中对前一版《毛泽东选集》作了一系列修改和变化。我们计划于今年6月底以前出版该著作。
有鉴于此,我们请求(你们),暂时不要将译自中共中央东北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俄文版付诸印刷。
另外,还要请求你们,应根据我们新出版的毛泽东著作选集来对已译俄文著作进行相应的修正和变化。我们将于该新著出版后立即将其发往莫斯科并交给你们,在此之后,你们就可以出版俄文版的《毛泽东选集》了。
中共中央
1949年6月1

——我们将于该新著出版后立即将其发往莫斯科并交给你们,在此之后,你们就可以出版俄文版的《毛泽东选集》了。
  
  
  

 
 
顶端 Posted: 2017-07-07 05:21 | 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34052
威望: 34062 点
红花: 3405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2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11-20

 

斯大林致中共中央电
关于出版《毛泽东选集》俄文版
(1949年6月12日)
绝密(严禁复印)
致捷列宾
第525号复电:
请转告中共中央如下内容:
“已收到你们提出的关于延期出版《毛泽东选集》俄文版的请求。我们在收到你们经作者校对的新版本之后,再着手出版《毛泽东选集》俄文版。
菲利波夫”
请电告执行情况。
文件共3份,发送:斯大林同志、斯大林同志①、莫洛托夫同志
发送人普雷夫金娜,第3387号
① 需发送斯大林两份,故名字重复一遍。——本书制作者

——苏共中央:我们等
  
  
  

 
 
顶端 Posted: 2017-07-07 05:23 | 9 楼
«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0692(s) query 4, Time now is:11-20 23:1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