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鞍钢宪法》胜利万岁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者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
发帖: 1826
威望: 1838 点
红花: 182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5(小时)
注册时间:2008-12-18
最后登录:2017-03-29

 《鞍钢宪法》胜利万岁

《鞍钢宪法》胜利万岁

冶金工业部写作小组;鞍山市革命委员会写作小组

(1970.03.24 人民日报)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正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大道上继续前进,到处是一派蓬蓬勃勃的兴旺景象。我们的社会主义工业,也正沿着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制定的《鞍钢宪法》的航道胜利前进。

  《鞍钢宪法》是无产阶级办企业的根本大法,是无产阶级在经济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的伟大纲领。认真学习和贯彻执行《鞍钢宪法》,对于进一步落实毛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推动工业战线斗、批、改的深入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鞍钢宪法》在远东,在中国出现了

  我国无产阶级在夺取全国政权以后,在如何办工业企业问题上,存在着两条根本对立的路线。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制定的《鞍钢宪法》,指引我国工业企业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及其在工业战线上的代理人,拼凑一套修正主义的办法,妄图把我国工业企业引向复辟资本主义的邪路。

  全国解放后,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我们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没收了官僚买办资本主义企业,迅速恢复了被国民党反动派破坏殆尽的工业生产;打退了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逐步完成了对资本主义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同时,根据毛主席关于“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针,展开了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工业建设。我国的社会主义工业迅速地建立和发展起来了。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一开头就妄想把我国年轻的社会主义工业扼杀在摇篮之中。他狂热地鼓吹要依靠资产阶级,发展资本主义剥削,走资本主义道路。后来,刘少奇一伙又从国外搬来一套“神圣不可侵犯”的修正主义办企业的办法,大肆推行。他们认为那些大企业,是现代化的了,用不着再有所谓技术革命,更反对大搞群众运动,反对两参一改三结合的方针,反对无产阶级政治挂帅,主张“一长制”,反对党对企业的领导。一句话,就是妄图篡改工业企业的社会主义方向,瓦解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复辟资本主义。

  一九五六年,毛主席作了关于“十大关系”的著名报告,一九五七年,毛主席发表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在这两部划时代的文献中,科学地、系统地、深刻地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阶级和阶级斗争,制定了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纲领,指明了中国工业化的道路。一九五八年,伟大领袖毛主席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和一整套两条腿走路的方针。

  在毛主席的光辉思想指引下,工业战线上的千百万群众高举总路线的旗帜,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意气风发,掀起了大跃进的革命群众运动。革命群众运动的浪涛,猛烈地冲击着那些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洋教条、老框框、旧秩序,促进我国工业的迅猛发展。一九五八年大跃进的伟大胜利,使那些曾经迷信过洋框框的人们开始想问题,开始相信群众,开始怀疑“一长制”,开始怀疑修正主义的那套办企业办法了。

  总路线的万丈光芒,群众运动的滚滚浪潮,引起了国内外阶级敌人的极度惊慌和刻骨仇恨。刘少奇、彭德怀之流,与国际上帝、修、反的反华恶浪相配合,迫不及待地跳出来,疯狂攻击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竭力反对和污蔑工业战线上的伟大革命群众运动,妄图扭转革命的历史车轮。

  一九五九年,在党的庐山会议上,毛主席尖锐地指出:“庐山出现的这一场斗争,是一场阶级斗争,是过去十年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大对抗阶级的生死斗争的继续。”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粉碎了右倾机会主义的疯狂进攻,胜利地保卫了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社会主义革命继续深入发展,经济建设飞跃前进。当时,我国大型的社会主义工业企业——鞍钢,兴起了波澜壮阔的经济技术革命运动。在祖国的大地上,到处盛开着政治思想革命和经济技术革命的绚丽花朵。

  伟大领袖毛主席天才地总结了国际国内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总结了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特别是大跃进期间革命群众运动的伟大创举,在一九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发出了关于《鞍钢宪法》的伟大批示。毛主席在伟大的《鞍钢宪法》中,确定了坚持政治挂帅,加强党的领导,大搞群众运动,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大搞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一系列无产阶级办企业的基本原则,宣告了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及其在工业战线上代理人推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破产。

  《鞍钢宪法》在远东,在中国出现了。如一轮红日升起,照亮了社会主义工业企业的锦绣前程;象光芒万丈的灯塔,指明了社会主义工业企业的前进方向。

  《鞍钢宪法》是无产阶级办企业的根本大法

  《鞍钢宪法》的五项基本原则,最完整、最科学、最精辟地反映了无产阶级办企业的客观规律,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坚持政治挂帅,用毛泽东思想统帅一切,是社会主义企业的灵魂;加强党的领导,是工人阶级牢牢掌握企业领导权,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保证;大搞群众运动,相信和依靠广大革命群众,是社会主义企业革命和建设事业取得胜利的力量源泉;两参(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一改(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三结合(工人群众、领导干部、革命技术人员三结合),创造性地解决了社会主义企业中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领导与群众以及群众之间的相互关系,指明了企业管理的方向;大搞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反映了我国工人阶级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走自己工业发展道路,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的雄心壮志。

  《鞍钢宪法》,最集中地反映了我国工人阶级的意志,受到了广大工人群众、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最坚决的拥护。在《鞍钢宪法》的指引下,革命的群众运动一浪高过一浪,有力地推动了我国工业生产的持续跃进。第二个五年计划的主要工业指标提前两年胜利完成了。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一伙并不甘心他们的失败,一次又一次地进行阴谋反扑。他们耍尽反革命卑鄙伎俩,力图封锁和抵制《鞍钢宪法》,并乘苏修叛徒集团背信弃义撤走“专家”、撕毁协议,以及农业上遭受严重自然灾害,使我国工业建设遇到暂时困难的机会,由刘少奇的黑干将薄一波出马,又炮制出一套修正主义的条例。这套修正主义的条例,把社会主义工业企业这个重要阵地,歪曲为单纯的“经济组织”、“生产经营单位”,蓄意抹杀工业企业里的严重阶级斗争;鼓吹“一长”(厂长)的“决定权”,反对党的领导,反对大搞群众运动;宣扬“利润挂帅”、“物质刺激”,反对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刘少奇一伙抛出这套修正主义的条例,就是妄图同毛主席亲自制定的伟大的《鞍钢宪法》分庭抗礼!

  在刘少奇一伙猖狂反扑的面前,我国工人阶级为捍卫《鞍钢宪法》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斗争的中心是政权问题。斗争主要集中在下列几个问题上。

  第一,加强党的领导,还是反对党的领导?

  毛主席教导我们:“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没有这样一个核心,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胜利。”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党。党的领导,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领导,就是毛泽东思想的领导。林副主席指出:“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新的历史时期,无产阶级的专政和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是经过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实现的。”没有党的领导,就没有工人阶级的领导权,就没有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工业企业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重要阵地,是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的重要阵地,必须置于党的领导之下。任何削弱和取消共产党对企业的领导的企图,都是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的严重挑战。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是资产阶级向党进攻的总后台。他狂热地推行“一长制”,说什么厂长有“最后决定权”,党的“委员会是保证厂长任务完成的机关,是厂长的办事机构”①。这是一套彻头彻尾的工贼谬论。试问,一个工厂的厂长如果不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依靠工人阶级,个人称王称霸,独断专行,他的最后“决定权”代表的是哪一阶级,哪一国家?把党的委员会贬为“厂长的办事机构”,岂不是明目张胆地篡改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一笔勾销党的一元化领导?真是地地道道的叛徒腔调!刘少奇一伙散布的这一套反革命修正主义谬论,本来早就受到党和革命群众的尖锐批判。但是,到了一九六一年,刘少奇一伙在炮制那套修正主义的条例时,却又乔装改扮,重新把“一长制”抬出来,为之鸣锣开道,力求一逞。

  刘少奇一伙为什么这样顽固地坚持“一长制”呢?他们喜欢“一长制”,是因为这块招牌十分有利于他们搞独立王国,为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篡党、篡国,复辟资产阶级专政服务。

  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锻炼,经过整党建党,党对工业企业的领导,更加巩固了,而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和那些资产阶级反党野心家们,却变成了不齿于人类的历史渣滓。

  第二,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还是资产阶级政治挂帅?

  毛主席教导我们: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在社会经济制度发生根本变革的时期,尤其是这样。”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是阶级斗争的需要,是根据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和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基础所提出的根本措施。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就是要狠抓阶级斗争不转向。(⑴⑵)

  社会主义工业企业从来就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激烈搏斗的战场。被打倒的阶级敌人,总是千方百计采取“打进来”、“拉出去”的手段,寻找他们的代理人,篡夺企业的领导权;总是企图以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经营管理路线,代替无产阶级的革命路线;总是妄想以“糖衣裹着的炮弹”腐蚀工人阶级的灵魂。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散布“阶级斗争熄灭论”,胡说在我国再也没有什么阶级和阶级斗争了,“资本家、地主、富农都将进入社会主义”②,“以后,革命斗争也没有了”③。这是烟幕弹!这是麻醉剂!刘少奇一伙就是妄想用“阶级斗争熄灭论”来麻痹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的意志,任凭地、富、反、坏、右向无产阶级猖狂进攻!如果让他的反革命阴谋得逞,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反革命复辟,工人阶级就会丧失政权,丧失一切,即使生产了一大堆物质产品,生产了一亿吨钢,也是为资本主义复辟准备的财富,而不属于无产阶级。

  列宁说得好:“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最起码的常识。”世界上从来没有不从属于一定政治的单纯经济。政治与经济、革命与生产的关系,永远是统帅与被统帅的关系。在工业企业里,不是无产阶级政治挂帅,就是资产阶级政治持帅,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我们要自觉地用无产阶级的政治来统帅经济,用革命来统帅生产,用革命化来统帅机械化,多快好省地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及其在工业战线上的代理人,扬言要用什么“经济的办法管理经济”。什么是他们的“经济的办法”?那就是:妄图用“利润挂帅”,把社会主义企业引向资本主义唯利是图的邪路;妄图用“物质刺激”,沾污工人阶级的灵魂;妄图用“专家治厂”,对工人阶级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妄图用“生产第一”,掩盖他们发展资本主义的勾当。这那里是什么“经济的办法”?明明是彻头彻尾的资产阶级政治挂帅!这那里是什么“管理经济”?明明是丧心病狂地瓦解社会主义经济!

  无产阶级政治挂帅,就是毛泽东思想挂帅。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群众,不断促进人的思想革命化,是政治中的政治,灵魂中的灵魂,是防止修正主义,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最根本的保证。林副主席指示我们:“必须通过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把毛主席的思想灌输到工人、农民中去,才能改变劳动人民的精神面貌,才能使精神力量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我们一定要把工业战线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推向新的高潮,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统帅一切,指导一切,改造一切,让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在我们的社会主义工业阵地上永远高高飘扬!

  第三,大搞群众运动,还是只依靠少数人冷冷清清的干?

  毛主席最概括、最精辟地指出:“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在一切工作中坚持群众路线,是我党一切工作的根本路线。

  在社会主义革命这个新的历史时期,毛主席又反复教导我们:“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坚持群众路线,放手发动群众,大搞群众运动。”“什么工作都要搞群众运动,没有群众运动是不行的。”这些教导,为在工业战线上大搞群众运动指明了方向。

  革命的群众运动,是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人民群众改造社会、改造自然、改造主观世界的自觉行动,是精神变物质、物质变精神的伟大实践。办社会主义企业,只有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大搞群众运动,才能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才能多快好省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正如列宁所指出的那样:“生气勃勃的创造性的社会主义是由人民群众自己创立的。”建国以来,我国工业战线上每一次革命群众运动的高潮,都带来了丰硕的政治成果和经济成果。

  林副主席指出:“害怕群众运动,是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资产阶级革命家的本性”。在伟大的革命群众运动面前,彻底暴露了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反革命本性。他对蓬蓬勃勃的大跃进的革命群众运动,怕得要死,恨之入骨,恶毒诽谤为“一轰而起”④,大泼冷水。刘少奇及其在工业战线上的代理人,打着“克乱求治”的黑旗,网罗资产阶级反动“专家”“权威”,妄图对无产阶级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毛主席痛斥那些反对在工业战线上大搞群众运动的人,指出:“他们把在工业战线上搞群众运动,说成是‘不正规’,贬之为‘农村作风’、‘游击习气’。这显然是不对的。”

  毛主席的指示,大长了工人阶级的志气,大灭了资产阶级的威风。革命的群众运动,它天然是合理的。工业战线上革命群众运动的洪流滚滚向前,刘少奇一伙镇压群众运动的跳梁小丑,只落得头破血流,身败名裂,葬身于革命群众运动的汪洋大海之中。

  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彻底粉碎了以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我国工人阶级高举革命批判的大旗,把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和那套“神圣不可侵犯”的修正主义办法批得臭不可闻。伟大的《鞍钢宪法》的光辉普照祖国大地。

  高举《鞍钢宪法》的光辉旗帜阔步前进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辉煌胜利的强大推动下,在党的“九大”精神鼓舞下,我国工人阶级高举《鞍钢宪法》的光辉旗帜,“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掀起了工业生产的新高潮。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焕发出的伟大精神力量,正在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

  毛主席教导我们:“在无产阶级获得政权以后的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中,阶级斗争的继续,仍然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在我国工业企业里,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还将长期地进行下去。我们必须高举革命大批判的旗帜,认真搞好斗、批、改,为贯彻执行《鞍钢宪法》继续努力作战。

  我们要在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党中央的领导下,进一步加强党对企业的一元化领导。要遵照毛主席提出的“五十字”建党纲领,按照新党章办事,搞好整党建党工作。要在党员和群众中不断增强党的观念。要加强党的各级领导班子的革命化建设,把各级党组织的领导权,牢牢掌握在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家手里。

  我们要永远突出无产阶级政治,用毛泽东思想统帅一切,狠抓阶级斗争不转向。我们不但要抓紧政治思想战线上的阶级斗争,而且也要抓好经济领域里的阶级斗争。有少数同志糊涂地认为:“该打的打倒了,该批的批臭了,政治突出得差不多了。”这是完全错误的。这实际上是“阶级斗争熄灭论”在新形势下的一种反映。我们一定要用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和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矛盾、阶级和阶级斗争的伟大学说,武装自己的头脑,注意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打击投机倒把,反对贪污盗窃,反对铺张浪费,主动向阶级敌人发动进攻,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进一步巩固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工业战线上一个声势浩大的、深入持久的、群众性的增产节约运动正在蓬勃兴起。为伟大领袖毛主席争光,为伟大社会主义祖国争光的社会主义革命竞赛正在深入发展。这是我国工人阶级热烈响应毛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和“抓革命,促生产”伟大战斗号令的实际行动;是贯彻执行毛主席提出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和“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光辉思想的实际行动;是彻底批判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巩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成果的实际行动。增产节约是经济战线上斗、批、改的一个重要内容,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重大问题。对于群众性的增产节约运动采取什么态度,是赞许还是摇头,是支持还是抵制,是执行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还是执行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试金石。现在还有的人不敢抓增产节约,说什么“抓政治保险,抓生产危险”,这种把革命与生产对立起来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各级党组织和革委会都要加强对增产节约运动的领导,以阶级斗争为纲,放手发动群众,开展革命大批判。批判“增产到项,潜力挖尽”的保守思想;批判只顾数量,不顾质量和品种的片面观点;批判“家大业大,浪费点没啥”的资产阶级思想;批判“积压无罪”、“多要有理”,只顾自己,不顾国家的本位主义;批判求洋崇洋的奴隶主义;批判讲排场,摆阔气的大少爷作风。通过革命大批判,进一步肃清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余毒,分清什么是社会主义的东西,什么是资本主义的东西,正确处理政治和业务、革命和生产、增产和节约的关系,完成和超额完成国民经济计划。

  进一步贯彻执行两参一改三结合的方针,是企业斗、批、改的一项重要任务。干部必须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工人一定要参加企业管理,占领上层建筑斗、批、改的舞台,充分发挥工人阶级主力军的作用,特别要注意发挥老工人的作用。要落实毛主席的各项无产阶级政策,在组织企业管理和科学实验三结合的队伍中,要以工人为主体,以革命领导干部为骨干,同时充分发挥技术人员的作用。

  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是一场革命。在改革中,要广泛发动群众,充分同群众商量,充分征求群众意见,用一分为二的观点,对原有的规章制度进行认真的审查。划清合理的规章制度与“管、卡、压、罚”的界限。凡是突出无产阶级政治的就坚持,不突出无产阶级政治的就改掉;有利于调动群众积极性的就坚持,不利于调动群众积极性的就改掉;有利于增产节约的就坚持,不利于增产节约的就改掉。总之,凡是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就坚持;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就改掉。同时,还应当根据革命和生产的需要,建立和健全新的规章制度。

  在毛主席关于大搞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的光辉思想和“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的伟大号召鼓舞下,目前在工业企业里已经掀起了群众性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新高潮。各级党组织和革委会对于工人群众的发明创造,要精心观察,随时总结,予以推广。现在有很多创造发明,是在小厂里搞出来的,这对于大厂是一个挑战。大厂切不可因为设备好,技术新,就架子大,安于现状,不求进取。事实证明,不论大厂、小厂,只要放手发动群众,彻底批判“洋奴哲学”、“爬行主义”,把革命干劲和科学态度结合起来,就能让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大放异彩。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我国无产阶级不仅在政治上早已压倒了腐朽的西方资产阶级,而且在科学技术上也一定会压倒西方资产阶级,对人类作出较大的贡献!

  高举《鞍钢宪法》的光辉旗帜阔步前进!

  伟大的《鞍钢宪法》胜利万岁!

  注: ①《在赴哈职工代表各区主要负责人会议的讲话》,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八日。

  ②一九五六年七月十三日同外宾的谈话。

  ③《在上海市党员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七日。

  ④《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二年。*


  
  
  

 
 
顶端 Posted: 2017-03-29 11:21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08906(s) query 3, Time now is:06-26 16:4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