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马斌(马宾):宾县领导群众工作的经验总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者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
发帖: 1826
威望: 1838 点
红花: 182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5(小时)
注册时间:2008-12-18
最后登录:2017-03-29

 马斌(马宾):宾县领导群众工作的经验总结



宾县领导群众工作的经验总结


  原载《东北日报》1946年6月8、9日第2版上、下

  一、关于领导和工作方法问题

  开辟时期领导的困难是工作干部少,情况不了解,因此要求领导同志深入群众,亲自动手,从点滴做起,了解情况及工作规律;要求分清前后轻重缓急,大胆放松次要工作,集中全力完成中心任务;要求在地区上也要集中力量,突破一点,培养干部,扩展地区;要求更虚心更民主地倾听同志及各方面的意见,以便统一思想,统一步调,集思广益,发现问题,团结干部启发积极性。

  关于这方面,我们曾有很多缺点,也曾不断地改正。在这三个月中,外来干部只留个把照顾机关,其他不论负什么职务,一律下屯工作,个别机关干部一边下屯工作,一边照顾机关,这种做法经过克服许多困难才实现。差不多外来干部都是负责上层领导工作,而不论到什么机关,并不是没有事做,百废待举,整天地忙,常常就是因为这样忙,谈到下屯工作的时候,感到丢不开。经验证明,领导干部下决心深入群众时,可以把机关工作布置好,放手交给工作人员做。遇到有更大问题时,回机关或是用书信及电话解决。例如行政科长下屯工作时,有官司到他住的老百姓家打,同时那个屯子左近的官司,也不用到县政府就解决了。在屯子工作,才能接近广大基本群众,但也主要靠晚间农闲,白天里还是可以解决处理其他问题的。至于到屯子里没在城里和镇上安全,老百姓家大炕没有办公室沙发舒适,屯子里经常看不到报纸,机关里还不断有报告可听。这许多考虑,都是阻碍干部深入群众的思想,必须以高度为群众服务及对群众负责的精神来克服。

  关于分清先后轻重缓急、放松次要,抓紧主要任务问题,也不是轻易办到的。我们常常不分主要次要的,被动地来了工作就做,各方面要求很多,样样工作重要,领导上要正确考虑,明确分清。比如在发动群众问题上,工、农、青、妇、教、学士都要要组织,而我们干部很少,究竟先作哪种工作呢?我们曾乱抓一把,而最后决定重心,应首先组织农工基本群众。我们以有限的人力不可能东顾西顾,“三八”节我们不举行纪念,“五一”节也未举行游行。既然力量放在反奸清算斗争上,也就只好把其他工作放弃一边了。

  我们起初还有一种毛病,即是部分政府部门干部,只管粮草车马,各区里派去唯一的老干部放松了。发动群众工作,党委本身也机械地搬运根据地后期的经验(在根据地后期各部门有独立干部,实行严格的分工),各部门负责各部门工作,未能全力做群众工作。后经分局指示,确定党委即是民委,民委即是农委,这样更以确定中心政治任务,并使组织任务适合政治任务,克服了教条主义。

  在这一指示下,我们放胆集中力量,开展群众工作。我们根据这一指示,确定今天政治工作中心是改造政权,而改造政权必须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来改造。既然是这样,政权中党员干部,其任务也是发动群众。

  关于集中力量、突破一点、培养干部、扩展地区的方法,我们是从痛苦的教训中取得的。我们起初把若干老干部、老党员分配到各区,差不多是一区一个,分配下去五六个,这种钉钉子的办法,是很吃亏的。如全孝、三宾、宾安、舍利、居仁各区,各区派一个副区长去,整天忙着部队要车要粮,不能起领导与组织群众、培养提拔干部的作用。接受了这个教训,我们采取宁可使某些地区暂时丢开,不派干部去,集中干部搞一两个地方,突破后,培养干部,再扩大到别的地方。开辟城厢区即是如此,集中几个干部,选择两个最穷的屯子,在半个月内经过减房租、算贪污账、算配给账,组织了农会。这种工作既作出了成绩,领导上又取得了经验,又发现了积极份子及培养了干部。这个时候,附近的群众看到了邻近的斗争,脑中早有印象,乘热打铁,组织了一大批积极份子,分布开辟邻近地区,又锻炼新干部,五天工夫,即与附近区联合组织更大的斗争。运用同样的方法,三月中旬由西部各区抽调数十名地方基层干部及自卫队员到东部各区开辟。他们是地方人,了解情况,便于接近群众,又有斗争经验,工作效率很高。运用同样的方法,东边各区也先从突破一个屯着手。由一个屯里培养干部,扩大到全区工作,凡是经过斗争的积极份子,如果他愿意帮助邻近区农工翻身,扩大自己的力量,这就是一次考验,工作一个时期后,经过领导别人斗争,又是一番锻炼。为了提高干部,各个斗争必须总结,一区工作到一个阶段时,开一个区的代表大会,这个大会实际上起一个训练班的性质,进行对新干部教育。

  关于虚心民主倾听意见的问题,在这开辟时期,外来干部对情况不了解情形下,干部与干部之间,在无历史了解情况下,特别重要。情况越是复杂,越是要多交换意见,以取得思想统一,步调一致,使敌人没空子可钻。事情越是频多,越须要民主讨论决定,这样才不致出乱子。我们干部担负各部门工作,在各个岗位上,要得到各方面的意见。反动份子、民族敌人用各种方法来诱惑我们,如果我们不是经常交换意见,对证材料,则非但不能打倒敌人,而且可能引起领导上的不一致与不团结。客观情况是复杂的,想用简单的方式来解决,一定会出乱子。同时,发动群众是个翻天覆地的事,要牵涉各部门,各部门也都关心此事。在干部少的情况,各方面的意见及材料都是十分珍贵的,虚心听取则可源源而来,拒绝不纳,反而造成误会。

  此外,在干部缺乏条件下,和农村分散的条件下,居仁及三宾采取“越岛进攻”的方法,选举一个大部落,召集附近小部落群众参加斗争会,参观听讲学习,突破了大部落,小部落也就随之卷入斗争和组织起来。这样可以有计划的在一个村里选择几个主要部落为中心,团结其他小部落,分几个工作组去实行突破,然后连络起来。一个小岛一个小岛去工作,则力量花得很大,时间花得很久,见不到广大群众的运动,群众闹不起来,群众情绪不高,干部情绪亦不高,这个方法不宜采用。全孝区三宝村开始时有这种情形,影响工作的发展。

  其次,在开辟时期,必须采取大规模开会号召与细心的酝酿相结合的方法。有这种情形,即是一家一家的访问,对各户什么都要了解,这样就必须很多时间来说明来意,打消误解,重复教育。同时在没有群众运动和群众斗争的情形下,也不一定能因个别教育,即培养出积极份子和敢于反映问题。相反地,必须大规模地公开号召反汉奸,减地租进行宣传与鼓动。在群众的会议上,大家争着说话,大家情绪很高,容易发现一般问题。在一半天间,就必然会出现某些积极份子,然后到他家加以细密的教育,了解功夫,这样就能更快地培养干部,了解问题。当然,只靠一般号召不进行细密的教育和打通思想,群众还会对我们有误解和疏远。在公开的大会上宜宣传,应注意只召集农工基本群众。如有地主及资产阶级,伪吏参加,会议会开得失败。而在个别酝酿教育中,应亲自住在穷苦人家,以便在睡前饭后与基本群众和积极份子深谈。住在地主家找穷人来谈,和白天像有公事似的“专门访问”穷人,都是缺乏效果的,因而是要不得的方法。

  再其次,宾县农村中赤贫最多,而这些赤贫(农村无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是要求改善生活,反对压迫最迫切者,是斗争性最强的群众,必须依靠他们发动与领导斗争,这样才能很快地发动斗争,使斗争有力量。如此,必须首先了解他们的要求,首先发动与他们要求相关的经济斗争。有的同志死记进行减租来发动群众,这是对的。但有时到了一个屯子,只找租户佃户,而租户佃户恰巧是佃中农或个别富农占多数时,在这种情形下,斗争性不强,斗争力量不大。没有注意斗争的领导力量是赤贫,及至注意到赤贫,又因为他们没种地,无租可减,无法发动。因此,必须注意赤贫的要求,如反奸清算,减房租(赤贫不种地,可是住房子),算贪污账,算劳工账,这样来发动赤贫,一旦斗争胜利,掀起运动,就能协助佃户减租。救济及合理负担方面,也能发动群众,其道理即在此。

  最后,在外来干部大多数都穿军衣的时候,应特别注意代替包办、强迫命令及恩赐观点。宾县有的村里工作就是这样进行的,先是说明民主联军,共产党好,为穷人。穷人要减租,劝佃户去减,佃户有积极的,有不积极的,对不积极的用命令方式,强迫的办法,以至威胁的办法:“你不去减,我们减下来分给别人。”或者说:“你们这批家伙真不知好歹,有利益不要!”这样还未给群众谋一点好处,就得罪了群众,离开了群众一步。不注意或注意不够启发和教育群众,而只是为追求减租的数字,代替群众去减,不检讨自己,反而说群众没有斗争情绪。这种毛病,在急于追求数目字情形下最易发生。

  二、干部作风和干部教育问题

  在群众尚未发动地方,干部尚未生长时,开辟的地方要特别注意接近基本群众。曾经有些工作干部住房子找粮户家,理由是好办公。吃饭找粮户家,理由是粮户供饭不困难。结果是多接近粮户,少接近穷人,多听粮户的说话,少知穷人的痛苦,穷人不愿到粮户家找我们干部,即使去找,因为有粮户在场,什么话也不敢说。干部到穷人家访问时,粮户跟在后边监视。最好谈心的时候都在地主家里。等到穷人家里去的时候,穷人也出去打柴做工去了。穷人看见干部住在富户家,有话也不敢说。谁能担保干部不听粮户的话,谁能担保干部吃人家,主人家,不偏袒他家呢?

  我们有一个规矩,不吃粮户饭,不住粮户房,专找穷人家住吃,给他家粮食菜金。

  还在老根据地区,长期和基本群众接近,群众已经翻身,群众已经了解我们,还值得注意,新开辟的地方更应当注意。

  在群众已经发动,地方干部已经产生,民主斗争十分尖锐的情形下,对于地方干部应特别加强教育,加强工作教育、政策教育、阶级教育、时事教育。

  一切反动份子,最怕群众起来,最恨新起的地方干部。他们在群众未翻身时,也不关心某某穷人吃烟要钱的事,可是当翻身算账的时候,专找穷人这个吸过大烟,那个要过钱的毛病,打击群众,粮户耍钱是消遣,穷人耍钱是赌鬼赌穷了,有钱有势的可以讨小老婆,还要向他贺喜、送礼,穷人老婆讨不起,拉车凑也受责备,这已是不平等。如果穷人要翻身说话,有钱的士绅们就专从群众身上找这些岔子和毛病。因此,我们一方要揭破这些反动份子的恶心肠,同时警惕一切干部会员不能违犯一点,以免借口。农会决定(自卫队也如此):

  (一)不要下面这些人当会员:(1)汉奸、伪吏、警察、特务。(2)胡匪、兵痞、流氓、小偷。(3)吸大烟、抽白面、扎吗啡的。(4)不种地的、不做工的和种地多的。

  (二)会员不能:(1)勒脖子。(2)兜洋捞。(3)贪赃。(4)耍大钱。(5)吸大烟。(6)嫖窑子。(7)拉帮套。(9)做尾巴。

  反动份子一方面专找农工会干部的毛病,好象是爱护关心,实际上又设法制造这些毛病。他们把干部请到家,再三说:“你辛苦了,真能干!”一定要杀个鸡,弄两盏酒。但是吃过了之后,到处宣传。某某主任和队长酒量不错,还喜欢吃小鸡,这时候干部才知道上他的当了。宾安区粮户送钱给干部,一笔又一笔,还送大烟炮子,干部不收,送给干部的小伙子。在农工代表大会上,大家一致认清了粮户这一种做法,并不是粮户关心穷人辛苦,关心穷人肠子枯了才请吃饭,而是因为穷人翻了身要来拍马屁和收买我们。为什么以前不请,现在请呢?为什么要饭的走门口过他不给一点,而弄大鱼大肉请我们,难道我们的小孩子长得比以前漂亮些,他们又给他钱,又那么爱他们?这都是假的。他怎么也不会把姑娘嫁给我们穷小子,还赔几垧地。让干部讨论这些问题,做出结论和规矩,不受地主任何礼物,不住地主房子,不吃地主饭。这是实际的阶级教育。与此联系,教育干部会员了解,有地有钱的户,常以中央军来杀头恐吓我们,我们团结起来有力量,吓不倒我们。城厢区训练班会员讨论出的几个大字,为全县会员所欢迎并牢牢记着,即是:“骗不了!”“吓不倒!”“买不动!”这是今后巩固根据地的关键问题。

  与此同时,还要进行策略教育,即是有必要与地主来往时,还应来往,但说什么话,为什么事,事先事后要取得其他干部的同意和解释清楚。在人民代表大会上,农会主任说:“说到翻身,我们农工翻身,其实粮户买卖家也翻身,满洲国亡了,买卖自由,吃粳米白面不会成经济犯,所以应该说人民翻身。”还有一个农民代表说:“人家说我们穷棒子造反分地,其实我们算的是汉奸的账像老侯家几千垧地,我们一点也没动他的。”这都是既有阶级立场,又照顾全民的话。这种政治策略教育,还应抓紧进行。

  干部对群众的不耐心、自卫队对违犯群众纪律,抓人时用肉刑,这些毛病随时发生,一开始就注意教育,可以打下好基础。

  在县里未派干部和工作薄弱的地方,地主封建势力,推出一些人出来成立假农会,把大排武装安上人民自卫队名字,进行了一些只斗肉头富农、不斗汉奸地主的斗争,也就是一些流氓、小偷假借名义偷偷地敲竹竿、勒脖子。这些事情曾引起社会的不满。但当县里派去干部,从基本群众着手,发动与组织基本群众,把假农会、假自卫队斗倒了。同时抓到一些假借名义的坏蛋,游行了两个,枪毙了两个,给农会自卫队会员干部一个很大的教育,时刻注意:“不要因一个坏人,损坏整个名誉;不要反对满洲国,自己再变成满洲国;不要自己有什么错,引起粮户笑话我们。”在反奸清算斗争中,在组织工作细密而规模又很大的斗争中,组织起来的农工会和自卫队,培养出的积极份子和干部,应特别注意教育改造。

  伪满的一套压迫作风、欺骗习气,也可能给我们干部某些影响,造成强迫命令、跟着欺骗的作风,这也是今后值得注意而设法教育改造的。

  三、改造政权、发展武装问题

  改造政权的方法,一般说有下面几个:一是派人接替,除旧换新;一是教育调整改善;还有一个是发动群众,由群众中产生干部,改造和充实政权。这三种方法,根据经验,相应运用,一般是上层负责人派人接管,机关职员教育改造,至于区村长这类行政干部,派又派不出,调也调不好,只有发动群众彻底改造。

  因此,在群众未起来时,政权的领导干部,在考虑政权工作时,应是如何改造政权。改造政权,既然发动群众,即中心工作是发动群众。

  这时候的外来老干部,最好不派出做行政干部,不担任什么行政职务,放手发动群众,由群众监督区村政府办事。这时候旧政府,主要是给部队要粮、要草、要车马,别的地方不能办。办这些事,在部队刚到、制度未建立的情况下,仍是旧政府人员向老百姓要东西,一定是遭老百姓不满和出毛病的。出了毛病,民众的观感还是由旧村长、旧职员,还是搞得不合理,结果这些责任落到区长身上,区长又被拖住,不能放手发动群众斗争,这是一个教训。其他区里,老干部们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监督旧政府,要他执行上级(我们的县长)命令。群众发动和组织起来、群众武装也有了的时候,农会和自卫队,事实上成为最有势力的机关。这个机关从人民中产生,为人民服务,受人民拥护,而又是势力机关。这时候对旧政府人员,能改造者改造,须斗争者斗争,或者是从斗争中改造,干部条件成熟时,即推而代之。干部条件不成熟,则再拖一个时期,等到民选的新政府成立时改变制度和作风。

  四、群众武装问题:满井的经验

  根据宾县各村群众工作报告,存在如下问题:即汉奸、特务与封建地主结合统治农村人民。反动势力掌握武装,我部队系流动驻防,农民手无寸铁,不敢大胆与反动势力斗争。个别村的屯子,在有部队掩护下发动了斗争,但因到处有大量散匪,干部行动不便,不能扩展运动。群众的减租减息、增加工资、分开拓地及反汉奸运动,不能畅快深入和广泛地开展。摆在群众运动的道路上,有一个障碍,这就是反动武装。

  必须解除反动武装。两个月来,我们部队东征西剿,也即是为了这个工作。在发动群众工作中,则要进一步以群众为主,协助农民解除反动武装,武装农民。

  只有农民武装起来,才敢进行反对有武装的反动势力的斗争,才能开展深入的经济的政治斗争。这叫做以武装农民反对武装反动势力。满井村发动群众、武装群众的经验是:

  靠部队外力的帮助,打散主要股匪,把反动势力仍掌握着很大数目的枪枝发给农民。部队掩护民运工作干部开展救济运动及分散敌产工作,这样在很短三五天之内,发动了部分群众,发现了积极份子,抓紧机会,不断教育农民了解武装的重要,说明要翻身就要能减租、增资、合理负担、吃饱肚子,这些办法只有穷人说话算话,拿起印把子办事才能办到,而要说话算话,拿得住印把子,就必须要靠枪杆子。要把反动势力的枪拿下来,我们穷人背着,这样才能保证地主不能欺侮我们,我们穷人才有力量。首先由干部背起来,不论形式,不问名义。很多赤贫的农民说:“以前拿一根棒子,地主见到就说:你想干什么,想抢吗?今天我们能背,哪里找的!”开始时有老地方干部害怕和犹豫,但因为穷人心里这样想:“至多也不过背起来跟八路走。”

  起初三五人背起来,感觉孤单,就积极地再找别人,专找贫困的成份,专找赞成穷人反对封建势力的人,后来武装就多起来了。农会干部分开,成立人民自卫队。

  部队与政府这时候出布告,限定地方枪主交枪验枪,人民自卫队执行。这时候,把什么都交给自卫队办,农民联合会帮助自卫队减租增资,自卫队掩护农会干部,农会干部自己也背上枪枝。农会和自卫队是地方最有权力的机关,什么事都要经过他们办,因为他们有权驻守地方。

  自卫队员背着枪,脑子里一天到晚转念头,大多数这样说:“反正不是八路,人家也要说是八路了,一不做二不休,要把反动派枪起完了才放心。”“我一背长枪,反动派有短枪,这还不保险,还要起出来自卫队用。”于是,哪家有枪,有长的,有短的,开出单子来,自己去取,在起枪中不怕得罪了人,看出了自己力量,坚定自己斗争的决心。

  满井村经过这样的斗争,附近十里二十里都可出去工作,有自卫队掩护,这是一方面。另方面,反动势力没有了枪,农民也就敢深入减租。农民说:“连枪都要出来了,租还不敢要?”这里提供我们一个在东北现在农村环境下,发动群众的一个道路即是:

  首先进行经济斗争,在斗争中及时武装积极份子,抓紧扩大武装,解除反动武装,发动群众,转入深入的经济的政治的斗争。

  没有经过经济斗争发动群众的、由部队加委或发枪的武装,一般说是靠不住的。因为这种情形,必然是基本群众还不是为保护已得利益,或为彻底翻身而武装起来。至多不过是为防匪,防匪的要求在贫农工人并不迫切,其领导必为地主富农,这种武装甚至能变成阻碍群众发动的武装,我们不应当走这条路。

  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反对等待广泛深入斗争后才武装群众,这样在先不易发动群众深入斗争,又不易开展运动,必须先造成深入的斗争条件,即是解除地主武装,武装已起来的积极份子和群众。

  今天的环境下像抗战时期的敌后环境,地主有武装反敌伪的要求,今天地主的武装明确地说,就是为反对农民,反对革命,必须认真地解除,只有在农民翻身之后,才允许其个别的带枪自卫。在解除地主武装工作中,应是群众路线的,不是代替包办的,部队负责打下大股反动武装,然后以群众为主,由群众检举,由群众斗争,部队协助起出枪来。

  今天的武装组织,只应有农民武装,可称人民自卫队名义,而实际受农会之领导。一切把枪支给未改造的村政权是危险的,把办理枪支的事交给未改造政权办,也是麻木的,必须引起严重注意。
  
  
  

 
 
顶端 Posted: 2017-03-29 11:17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07917(s) query 3, Time now is:05-01 00:4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