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夏宁:文化大革命-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伟大创举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春雷动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2
发帖: 981
威望: 896 点
红花: 913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42(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12
最后登录:2016-09-03

 夏宁:文化大革命-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伟大创举

夏宁:文化大革命-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伟大创举

今年是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记念年,谈谈个人对有关文化大革命若干问题的初步认识。不一定准确,算是抛砖引玉吧。

第一个问题:文化大革命是三年还是十年?

最权威的说法还是来自毛主席的说法。听听毛主席是怎么说的。“对文化大革命,总的看法:基本正确,有所不足。现在要研究的是在有所不足方面。三七开,七分成绩,三分错误,看法不见得一致。文化大革命犯了两个错误,1、‘打倒一切︐,2、‘全面内战︐。打倒一切其中一部分打对了,如刘、林集团。一部分打错了,如许多老同志,这些人也有错误,批一下也只可以。无战争经验已经十多年了,全面内战,抢了枪,大多数是发的,打一下,也是个锻炼。但是把人往死里打,不救护伤员,这不好。”打倒刘少奇时候,是1966年,打倒林彪时候,是1971年,也就是说,从1966年算起五年后,到1971年,文化大革命仍在继续。

“不要轻视老同志,我是最老的,老同志还有点用处。对造反派要高抬贵手,不要动不动就‘滚︐。有时他们犯错误,我们老同志就不犯错误?照样犯。要注意老中青三结合。有些老同志七、八年没管事了,许多事情都不知道,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有的人受了点冲击,心里不高兴,有气,在情理之中,可以谅解。但不能把气发到大多数人身上,发到群众身上,站在对立面去指责。” 七、八年没管事的指谁呢?指邓小平。邓小平也是在1966年随同刘少奇一起被打倒的,当时批判他为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由此看来,从1966年开始八年后,到1974年,文化大革命仍在继续。
“当前大辩论主要限于学校及部分机关,不要搞战斗队,主要是党的领导。不要冲击工业、农业、商业、军队。但是,也会波及。现在群众水平提高了,不是搞无政府,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现在北大、清华倒是走上正轨,由校党委、系党委、支部领导,过去不是,蒯大富、聂元梓无政府主义,现在比较稳妥。”毛主席说这话的时候,是1976年1月。也就是说,到1976年1月的时候,文化大革命仍在继续。还有大辩论,还有战斗队存在。对大辩论,毛主席是肯定的,对战斗队,毛主席是否定的。

以上文献引自《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8年版,第487-490页。因此,文化大革命是十年,而不是三年。至于预先设想的文化大革命三年结束,而没有结束,则当另一研究范围了。总之,文化大革命是三年还是十年?这一量的标准,左翼还是应统一到毛主席的权威说法上来比较好。对细化到阶段,从以上所引毛主席的原话,也给出了正确答案,一共是三个阶段:从1966年到1971年,五年,为第一阶段;从1971年到1974年,三年,为第二阶段;从1974年到1976年,二年,为第三阶段。前后总共十年。


第二个问题:文化大革命是正确还是错误?
文化大革命有以上量的规定,文化大革命还有质的规定,即:是正确还是错误?对左翼来说,不成问题,当然是正确。但是,右翼认为是错误。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也认为是错误。右翼到现在为止仍在坚持他们的这个底线。文化大革命是上层建筑领域的一场深刻的革命,从马克思主义理论上来说,是一点也没有问题的,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上层建筑要适合经济基础,要保护经济基础。1956年,当生产资料公有制的革命基本完成以后,就必然转入上层建筑领域的革命,要求变革。事实上也在变革,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么,问题究竟卡在哪里呢?是什么原因造成《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化大革命的误判呢?归根结底,是党内究竟存在不存在一个资产阶级,包括它的司令部。当时,1980年,有四千老干部都参加了讨论,最后才做出了这个决议。以前,理论教科书上一般都是介绍说,党是阶级的一翼,由此看来,阶级是个大概念,党是一个小概念。大的怎么会跑到小的里面了?装不下呀!所以,普遍对毛主席说的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怎么也不理解。党外的人们,也对此不理解。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始终把阶级理解成一个经济上的概念。如果理解成一个政治思想上的概念,就一切迎刃而解了。思想是流动的,能大能小的,小的能进入大的,同样,大的也能进入小的。比如,我们头脑里的思想,可以大到无穷大,扩散到整个宇宙之中,小也可以无穷小,归于零。资产阶级思想跑到党内来了,俘虏了许多意志薄弱者,也就等同于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

资产阶级在党内行动,客观上必然有个统一的司令部,不一定有个实体存在。心照不宣就是他们统一表现。刘邓分别以他们的实际行为证明了他们就是隐藏在中国共产党内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就是最大的二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主席一点也没有冤枉他们。促使他们成为最大的二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原因,还是由于他们的世界观没有改造好,仍旧是资产阶级的世界观。后来,又出了个林彪,也是因为世界观没有改造好,仍旧是资产阶级的世界观。文化大革命分别解决了刘少奇、林彪两个隐藏中国共产党内的资产阶级司令部问题,消除了资本主义复辟的最大危险,所以,毛主席说,“对文化大革命,总的看法:基本正确,有所不足。”如果不解决这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问题,我国资本主义复辟就会提前十年。1966年不出现,1971年也会出现。中国人民又会增加十年苦难。毛主席逝世以后的几十年里,资本主义在经济基础方面已经基本复辟,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已经碎片化,这已经形成了共识。上层建筑方面也正在走向资本主义复辟,现在只差改旗换帜了。这方面,人们仍在争论之中。但不管怎么样,这几十年改革开放的历史,从反面证实了毛主席所开创、并亲自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完全正确的,是非常及时的,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异议了。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的左倾错误结论,在事实面前被击得粉碎,因而从客观上被宣告了破产。

同时,这几十年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反复拉锯战,也使人们深刻认识到,上层建筑本来相对于经济基础有滞后性,毛主席通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加固了社会主义上层建筑,使滞后性又相对大大延长了。十年功,百年固。毫无疑问,这就为力求恢复原来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规模争取了时间与民心。随着已经建立资本主义经济基础与部分资本主义上层建筑的矛盾日益显露,部分资本主义的外壳迟早有一天会发生破裂,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又一次发挥作用,那时,社会主义部分第二次革命的时代就必将到来,资本主义全面复辟必然宣告彻底破产,这也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党的十八大以后,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了清醒和坚定的认识。号召以宪治国,就是其中的突出表现。而在这过程中,我国现行的党章和宪法必将发挥保护人民、消灭敌人的不可估量的历史作用,所以,当前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国共产党党章显得特别重要。
现在,党内外群众要求修改并更正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对文化大革命所做错误结论的呼声一天比一天高,党和国家的高层,应当顺应潮流,认真解决这个紧迫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当中,对文化大革命“彻底否定”是否确有其事?
“彻底否定”从哲学上说,是一个低级错误。但环球时报今年3月30日发表文章:《“文革”50周年,反思不应是偏激的》信誓旦旦地说:1981年发表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了“文革”,并且要人们坚持党对“文革”的政治结论。

这么重要的一个决议,起草人都是政治界、哲学界的泰斗,会犯这个低级错错误?笔者感到难以置信,于是把“彻底否定”四字从电脑上输入《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认认真真从头到尾搜索了一遍,压根儿也找不到。“否定”两字倒有,但也不是指文革。在该决议中,人们更多看到的是指文革为毛泽东同志所谓犯的“左倾错误”。既然是错误,不管这个倾,那个倾,那就是纠正的问题,而不是什么“否定”或“彻底否定”问题了。否定或彻底否定错误,牛头不对马尾,文法也不通。因此可以认定,环球时报是把“彻底否定”强加于党的正式决议,对严肃的问题采取了不严肃的态度。
如果进一步,把社会上至今仍普遍流行的“文革十年浩劫”六字,输入到《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再从头到尾搜索一遍,那更是无稽之谈了。既然决议中从来没有这两者或类似两者的说法,只有认定决议的精神实际上被篡改了。
所谓“彻底否定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这个谎言曾经欺骗了全国普通老百姓三十余年,而且至今仍继续在欺骗下去。其根本用意就是企图造成人民群众同党离心离德;“彻底否定论”,把本应该是所谓的“纠正错误”问题推向了极端,把中国一步一步推入了资本主义复辟的深渊,到头来只能是“卫星上天,红旗落地”;“彻底否定论”,连带“文革十年浩劫”本身就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

“彻底否定论”既然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找不到踪影,但实际上在几十年下来的影视作品中、在所谓的“伤痕文学”中,又充满着对文化大革命的这种诽谤性的攻击,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关键是对决议中以下这段话的解读上出现了断裂层:“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于是,有些人就想当然地演绎出“彻底否定论”了。

估且把这段犯了低级错误的话当成是正确的东西而暂放一边,这样,问题同时就来了。能不能把这一段历史抹去呢?“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革命或社会进步”,那总归是一段历史吧。就像种子-小麦-种子,构成了前后否定形式:小麦否定了种子,生长起来,又产生了新的种子,得以使小麦这个物种能够前后延续下来而不至于绝种。如果我们把“彻底否定”引申到这个自然历史过程,是不是要把其中某个环节,比方说种子,或小麦来个毁种灭苗,那怎么能再使这个物种延续下去呢?把种子灭了,就不会得到小麦,同样,把小麦灭了就不会得到种子。任何一个环节都是必不可少的。

同样,把这个道理用来观察中国当代社会,文化大革命是一段历史,文化大革命前也是一段历史,文化大革命后也是一段历史,“彻底否定”就是这段历史不要了,只要文化大革命前这一段历史和文化大革命后这一段历史,把这两段历史衔接起来,我们来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情况?

我们拿医疗卫生事业来做比方,文化大革命前这一段历史,大家知道,农村有赤脚医生,城市有各级公费医院,看病城市居民不要钱,农村居民只要少量的钱,文化大革命后这一段历史,农村没有了赤脚医生,城市各级公费医院纷纷在改制,由公有制改变成私有制,看病城市居民不要钱这种情况没有了,农村居民只要少量的钱,这种情况也没有了,换之以需要大量的钱,使农村居民和城市居民都产生了小病小熬,大病大熬,绝病回家等死的心理。前后对比如此强烈,使人们不得不怀念起毛泽东时代的合理性和公平性,对执政当局的执政水平产生了极大的不确定性,换一句话说,就是信任感减低,或消失了。一旦被统治者对统治者的信任感减低或消失,则意味着统治者的统治也就到头了。其它的都可以依此类推。“彻底否定论”实在是一着很不高明的棋局,使执政当局时刻处于尴尬和到处奔走之中。为什么现在维稳费用远远高于国防费用,原因就在这里。

反过来,假如把文化大革命看成社会必不少的发展一阶段,一切都好转了。先不轮对错,对“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暂且不加任何评论,只把它看做是承前启后的否定之否定必不可少的阶段。还是以上述医疗卫生事业来做比方,文化大革命前这一段历史,农村有赤脚医生,城市有各级公费医院,看病城市居民不要钱,农村居民只要少量的钱,社会发展了,社会有了更多的钱,积累了更多的财富,本着取之于民,还之于民的精神,将此否定掉,岂不是农村居民本来只要少量的钱,发展到根本不要钱,完全免费,而城市居民看病不是发展到更加方便,公立医院普遍都是,根本就不会发生公立医院纷纷改制为私立医院,医疗卫生事业也进入市场经济范围这种情况了,执政当局也不会时刻处于尴尬和到处奔走之中,维稳费用更不会远远高于国防费用,甚至国家开支当中根本就不需要维稳费用这一项,可以把全部国防预算都用于对外防御上了,这其乐而不为呢!其它都可以依此类推。社会发展就必然造成了一种良性循环状态。对文化大革命“彻底否定”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要么根本就是属于子虚乌有,要么就是人们对决议的错误解读。一个哲学概念赋予政治内容不出问题才怪呢!

错误与正确是相对的。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文革”50周年,需要深刻反思的就是这个。当时在决议中曾经认定的毛泽东同志的左倾错误论断: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已经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单位的领导权已经不在马克思主义者和人民群众手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它有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各部门都有代理人。过去的各种斗争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实行文化大革命,公开地、全面地、自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上述的黑暗面,才能把被走资派篡夺的权力重新夺回来。现在不是已经被当前的反腐败斗争所证明是正确的了吗?这实质上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以后还要进行多次。东欧和前苏联的社会主义不是没搞文化大革命,后来相继被资产阶级推翻了吗?对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难道还有什么怀疑吗?难道非要等中国的社会主义也被资产阶级从政治上最后推翻才去承认毛泽东同志是正确的吗?因此,历史已经判明,决议对毛泽东同志所下的犯了左倾的严重错误的结论是不对的。需要纠正的不是毛泽东主席,而是决议本身的不正确部分了。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精神实际上是被篡改了,那精神是什么呢?如果静下心来一字一句重读《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不难得出结论,决议其实反复要告诫人们的,是不能割裂历史,按照党中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求,就是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请大家把决议拿出来重新读一下是非常有道理的。需要感谢的,是当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执笔者们并没有落笔什么“彻底否定”或“十年浩劫”,因而客观上为今天重新评价文化大革命以及部分重新修改《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转圆。从某种意义上说,决议的执笔者们是有历史的前瞻性的。总之,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论丑化的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历史,为一切进步人们所不取。末了,既然“彻底否定”,连带“文革十年浩劫”本身就是最大的历史虚无主义,带来的结果只能是“卫星上天,红旗落地”,国家就应当立法禁止这种有害的传言

第四个问题: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对文化大革命所下结论,是毛主席从理论到实践犯了左倾错误,这从党章有关规定上来看,是否合法?
到今天为止,在党的历史上,曾经做过有关历史问题决议,一共有两次,最近一次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稍前一次,1945年,《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但前后两次效果大不一样。前者,形成了全党全国人民空前大团结,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仅通过四年斗争,就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后者,全党全国人民至今也没有形成统一意志,关键是什么呢?就在于对决议中所论述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无法达到全党全国统一认识。

两相对比,究其原因,是因为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少了当事人态度这一中心环节。而前者工作,在毛主席领导下,是做得相当到位的。打开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先举例犯了“左”倾路线错误给革命事业造成重大损失的李立三同志,决议上是这样记载的:“立三同志本人,在六届三中全会上也承认了被指出的错误,接着就离开了中央的领导地位。”之后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他本人看到并同意了的。领导不当了,中央委员照当,解放后,根据毛主席提名,李立三同志还长期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部长的职务,在技术部门发挥了重要领导作用。再举例王明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他的错误给革命事业造成的损失比立三同志的大,在党内统治时间比立三同志的长,定性也比立三同志的严重,但毛主席还是说服与会同志选举他当中央委员。后来,王明找个借口跑到苏联莫斯科去养病,并且一去不回,到最后也没有认识并承认错误,不仅如此,还不断写文章批判毛泽东正确路线,并为自己错误路线申辩,党中央毛主席并没有剥夺他的权利,这就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宏大的政治度量,让盲目跟着他跑的人口服心服。
当年,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做法对不对呢?完全对。完全符合党章规定。即便打开中国共产党2012年十八大通过的党章,上面也明确规定:“第七章 党的纪律 第四十一条 党组织对党员作出处分决定,应当实事求是地查清事实。处分决定所依据的事实材料和处分决定必须同本人见面,听取本人说明情况和申辩。如果本人对处分决定不服,可以提出申诉,有关党组织必须负责处理或者迅速转递,不得扣压。”建党已经九十五年了,这一条是一以贯之的。而1981年,在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并没有把毛主席意见考虑进去,由于毛主席已经逝世多年,毛主席本人无法与会申辩,甚至也没有把让毛主席身边的人为毛主席申辩考虑进去,这就使《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合法性产生了问题。

第五个问题:文化大革命与文化大革命时期能否分开?
关于文化大革命与文化大革命时期能否分开?个人认为,也用不着费多少笔墨就能说清楚。关键是要搞清楚,主流意识形态为什么以前不这样提?他们究竟碰到了什么难处?我想,主要还是红色攻势越来越猛,形势对左翼有利,而主流意识形态一退再退,一直退到了他们认为可以退的极限,就是文化大革命必须否定。这是他们的底线。否则他们这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是无法自圆其说,也是站不脚的。把这个底线突破了,无产阶级的左派、人民的左翼真的是胜利在望了!新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是在1964年10月16日,文化大革命以前,但新中国第一氢弹试验成功是在1967年6月17日,的的确确在文化大革命之中。这是革命解放生产力最有力的证明。是无法否认掉的。

文化大革命是政治,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内容就多了,有经济、国防、文化、艺术、科技、教育、卫生等等。现在,主流意识形态要把他们截然分开,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个时期的经济、国防、文化、艺术、科技、教育、卫生等等是好的,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政治不好。这比以前他们一古脑儿全部否定掉要进了一大步。以前他们不是一直鼓吹,文化大革命使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吗?现在不提了。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怎么氢弹搞出来了?所以,他们自己感到理亏。无论如何说不通。
俗话说,不是不识货,只怕货比货。文化大革命时期,八个样板戏推出,现在有哪个艺术品能同八个样板戏比肩?一个也没有。八个样板戏恰恰就是在文化大革命的精神指导下诞生和不断完善的。1969年3月,我们国家的边防军同苏联的边防军在珍宝岛巡逻时发生冲突,我们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们,勇敢地冲上去,向苏联边防军开火,那真是做到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就是文化大革命的精神。还有,那个时期,有一句口号,叫做:上海是全国的,全国一盘棋。上海的工业产品远销全国,远销世界。为全国服务的产品,有上海牌手表,蜜蜂牌缝纫机,永久牌自行车,上海牌台灯,上海三友毛巾等,都在全国家喻户晓。上海的工人阶级不负全国人民厚望,日日夜夜加班加点,而工资,都是固定的,没有奖金,没有物质刺激。少拿钱,多干活,不拿钱,也干活,这叫什么精神?叫不做金钱的奴隶,还是文化大革命教育的结果。1975年,河南发大水,全国人民都派代表去支援,有上海的,有江西的,有黑龙江的,有其它省市的,我们农场的职工,拖拉机装上火车就往河南跑,在当地开要费多少机油?要投入多少成本?全不顾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还是文化大革命的精神在起作用。小车不倒只管推,倒也要向前倒,死也要脸向前,都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口号,鼓舞了千千万万人民群众。各地修水库,都是义务劳动的,谁也不讲待遇,星期六义务劳动,那真的是出门干活,不讲报酬。大家都干得热火朝天。那个时期,没有假药,没有假货,没有欺骗,人与人之间是真诚的。那都是文化大革命一心为公不讲私利的精神潜移默化地在起作用。文化大革命时期同文化大革命能分开吗?不能分开。文化大革命时期是内容,文化大革命是形式,形式内容怎么能分开呢?就好比喝水的茶杯,总是具有形状的,有艺术式样的,有一般式样的,怎么能分得开呢?分开了也不叫茶杯了。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了。所以,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文化大革命既然是管政治的,当然,是统帅的统帅了。最后,对怒狗关于开展另一方向讨论的提议也不反对,认为很好。

第六个问题:文化大革命是成功还是失败?如果是成功,成功在什么地方?如果是失败,失败又在什么地方?
我听到文化大革命可能失败,第一次,是听敬爱的周总理这样说的。时间是1967年的国庆节。周总理陪同坦桑尼亚总统卡翁达,到上海访问时,中苏友好大厦宴请国宾,我们几个红卫兵代表陪同就座,聆听了周总理的当面教诲。第二次,是听张春桥同志这样说的。时间是1968年春,上海发生红革会炮打张春桥事件后,在康平路小会议室开紧急会议,张春桥同志当面这样说的。

十年文化大革命,不过是人类历史一瞬间,在浩瀚宇宙当中,不过几秒而已,不足为奇,也不要以为时间很长,但相比人一生的确是漫长的,足以影响一切。我们这一代人世界观,恰巧就是在这一时间段形成的。今天,大家站出来,不顾个人安危,为文化大革命正名,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而这个世界观就是当时打下的基础。

文化大革命是成功还是失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若分成文化大革命三大战役,就可以看得比较清楚了。第一战役,打倒刘少奇,文化大革命的确是胜利了,而且是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第二战役,打倒林彪,文化大革命仍然是胜利了,而且是取得了比前一次更加伟大的胜利;第三战役,理论学习,由于对毛主席的“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这一英明指示不理解,中国左翼的确打了大败仗,导致了整个文化大革命的失败。

1966年8·31毛主席第二次接见红卫兵。我就是这一批8·31同全国各地红卫兵革命师生(大约50万人)一起受毛主席检阅的。毛主席为什么要接见红卫兵?与此相联系的另一面,就是:红卫兵为什么要到北京受毛主席接见?我可以谈谈个人感受。

毛主席8·5《我的一张大字报》公布以后,社会上就传说,刘少奇反对毛主席,并在早些时候,1966年初,就曾搞过二月兵变,被毛主席挫败。十六条发布以后,刘少奇不照十六条办,派工作组镇压学生运动,毛主席气愤之下,才写了《我的一张大字报》,就是批判刘少奇保护青年学生的。当时社会上广泛流传着毛主席一句话: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决没有好下场。红卫兵怎么办?当然是上北京保卫毛主席。8·29清晨,我刚起床,脚上还穿着拖鞋,不知谁在宿舍走廊中喊了一声:大家到北站要求乘火车去北京见毛主席怎么样?于是,哗一下,应者如云。我连拖鞋也没来得及换,就跟随我们学校(复旦附中)的红卫兵大部队出发了。到了老北站,同领导交涉,竟也没受多少周折,数分钟后,竟已坐车厢里了。不一会,火车鸣着汽笛向北京一路进发。8·30到了北京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找商店买鞋,付了钱转身就走,后面很多同我一样的人都举着双手要买鞋,很快,商店里鞋就卖光了。找了地方匆匆住下后,立即得到通知,第二天,也就是8·31下午5点整,天安门广场集合,受毛主席接见。说5点,其实我们早早就到天安门广场了,一直静静坐在地上,等待毛主席接见。解放军战士们,早就临时拦出了一条通道,以供毛主席车队通过。5点40分左右,不知谁喊了一声:毛主席来了!于是大家不约而同起立、鼓掌,全场沸腾了起来: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文化大革命万岁!口号声此起彼伏。我个子比较高,虽然站在后面几排,也能清楚看到毛主席站在敞篷车上红光满面,向大家挥手。我的心激动得简直要跳出胸膛了

受毛主席接见后,我们在北京也没作更多逗留,又匆匆返回上海,到校后,大家为了同干部子弟成立的红卫兵有所区别,于是将我们由工农子弟组成的红卫兵命名为毛泽东主义8·31红卫兵。后来,我们向外串连,成立了毛泽东主义红卫兵上海东北地区指挥部,再以后,同红卫兵上海西南地区指挥部、红卫兵上海司令部、红卫兵上海造反委员会、红卫兵上海市中专技校委员会并称为“五红”,共同参加了上海一月革命风暴,跟随上海的工人阶级一起夺了上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时称《紧急通告》32革命群众组织,受到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赞扬与支持。再后来,我们通过张春桥同志传达得知,在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文革小组讨论《紧急通告》32革命群众组织名称中出现我们的组织毛泽东主义红卫兵字样,要不要见报,一时拿不定主意,最后是毛主席下了决心,要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于是见报了。不过,毛主席他老人家,请春桥同志回上海后,立即传达要大家改名。毛主席指示很快就传达了,我们又立即向所属各基层学校征求改名事宜。并列举北京电影学院毛泽东主义公社已改名为北京电影学院毛泽东共产主义公社事例供大家参考。结果,大部分学校反馈过来信息都是要改名也要毛主席亲自为我们改。后来,我找个机会,向春桥同志反映了此事,春桥同志没有啃声,于是,此事不了了之。到最后,我们毛泽东主义红卫兵也没有改名,但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在伟大领袖面前,我们坚持了一下,确实也没啥。

但有时候,不坚持,从长远来看,就会错失时机了。这就是我在《没有坚持巴黎公社原则是文革受挫又一重大原因》一文中所表明的观点。乌有之乡上已发表了我这篇拙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我就不再重复了。总之,我到今天为止,仍为当年为什么没有像后来同改名与否一样坚持自己观点而后悔不已。如果大家响应华东师大师达女同志的号召,坚持要求实行巴黎公社原则不是改写了中国历史了吗?只要群众自发坚持下去了,搞不定党中央毛主席也会像当年马克思一样会尊重群众首创精神,把上海巴黎公社以立法形式肯定下来。这是一整套社会分配制度问题呀!大家都知道,分配在生产关系中占主体地位。有什么样分配制度,就有什么样生产关系。分配决定生产关系性质。分配公有,当然,生产关系也必然公有;否则,分配不坚持公有,搞什么多种分配制度,生产关系公有制也必定长久不了。这一沉痛历史教训,已为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相继垮台所证实。我们中国当前也面临了这样危机。失败根源,其实从上海一月革命时就埋下了。上海一月革命的胜利,同时也意味着上海一月革命的失败。而失败的原因,就是上海的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知识分子、人民解放军战士、红卫兵没有坚持自己的正确主张。如果要从思想政治路线上寻找文化大革命失败原因,这就是。资产阶级为什么会存在于共产党内,就是在分配上没有理顺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分配上的资产阶级法权,产生了党内的新资产阶级。如果要告诉后代经验教训,这是首要的一条。

另外一个引起文化大革命失败的原因,我也已经在《红卫兵整体退出是文革失败重大原因之一》拙作中作了说明,这里也不多说了,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到乌有之乡上去查阅。这是从毛主席的组织路线没有得到真正落实角度来说的。作为工农子弟的红卫兵整体没有接上工农的班,这是中国的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终归于失败的组织根源。中国的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失败了,必然引起毛主席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接踵而来的社会主义革命的一系列的失败。看看当今社会现实,不是一直退到了中国曾经有过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封建、半封建时代了吗?

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红卫兵当年坚定不移的信仰。相信是必要的。而没有分清党与老干部之间关系,误认为老干部就是共产党,过分相信一部分老干部的话,是引起红卫兵整体退出文化大革命的本质原因。比如,文化大革命初期,有不少老干部向红卫兵保证决不会秋后算账,笔者当年也是这样相信了他们的。总认为,他们通过毛主席路线的教育,通过到五七干校下放劳动,通过与群众实现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已经改造了自己的主观世界,真正同人民群众站在了一起,把权力移交给他们是再放心不过的事了。结果,决不会秋后算账兑现了吗?没有兑现。1976年10月6日,华叶汪,从抓捕“四人帮”开始,是党内一部分老干部典型的向革命群众秋后算账的表现。正是由于这种秋后算账行动,也使一部分老干部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性质变了,再后来,就这样彻底断送了毛主席所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

第七个问题: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地位究竟在何处?
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马克思在论述巴黎公社原则时一共讲了三点:(一)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二)公社是由巴黎各区普选选出的城市代表组成的。这些代表对选民负责,随时可以撤换。其中大多数自然都是工人,或者是公认的工人阶级代表。(三)从公社委员起,自上至下一切公职人员,都只应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薪金。国家高级官吏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以及支付给他们的办公费,都随着这些官吏的消失而消失了。(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单行本,1961年5月第1版,第52-55页)

文化大革命的精神也是永存的。什么是文化大革命的精神?也有三条,都是毛主席概括的:(一)文化大革命是干什么的?是阶级斗争。(二)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三)共产党基本的一条,就是直接依靠广大革命群众。特别是在毛主席生命的最后阶段,他老人家一直在叮嘱广大干部要同工人阶级划等号,就是担心干部脱离群众,变成修正主义。因此,也可以这样认为,文化大革命核心问题就是反对等级制。人人平等,不仅政治平等,经济也要平等。对不平等的部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要加以限制。比如,八级工资制。按劳分配。而将近四十年来,特色社会主义路线完全同毛主席路线背道而驰。错就错在把社会主义从一个不断变动模式变成一个完全固定模式,把什么都进入市场交换,连关系到国计民生住房、医疗、教育这三块也进入市场交换。有交换就有资本,有资本就有剥削,有剥削就有投机倒把,有投机倒把就有腐化堕落,这一系列反向变化活生生就把一个好端端的社会主义搞没了。只要特色社会主义路线延续下去,文化大革命的精神就会不断被激活,他们不知道,激化的原因就是他们推行的邓小平路线。是他们自己激活了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是古今中外最为奇特革命。堪称史无前例。失败也堪称史无前例。不像法国巴黎公社,在内外反动派联合镇压下,巴黎公社勇士们在拉雪兹公墓流血战斗到最后一个人。而文化大革命失败完全是因为受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头面人物邓小平对毛主席许下永不翻案保证政治欺骗,以及对一部分老干部承诺不会对红卫兵战士秋后算账政治轻信,绝大部分红卫兵退出政治舞台是主动的心甘情愿的,他们以为把权交给“老革命”最为放心,他们是自己利益的代表者,犯了左派幼稚病。因而,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胜利”来得十分容易。谁会想到这些“老革命”通过华叶汪1976·10·6 反革命政变政权到手后,一对文化大革命战士大搞秋后算账,二利用职权大搞自己和自己家庭个人富裕,如今他们的后代已成了中国最富裕的人。也有一部分后来被选拔到各级政权组织的原先红卫兵战士退出政治舞台是被动的,他们是1976·10·6后被这些所谓的“老革命”清洗出各级政权机构的。他们受迫害犹为严重。他们往往在党籍被开除后,还要承受牢狱之灾。他们这一部分,就是被当今社会最为敬重的人。

笔者个人不太赞同对《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全部摒弃,因为里面毕竟大部分内容都是对毛主席和毛主席思想的肯定,尤其是公开宣布社会主义改造已基本完成部分,更对无产阶级有利,对资产阶级不利,只要去除不利于毛主席和毛主席思想部分就可以了。因此,是部分改写、修改《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其实,社会上的走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党内走资。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通过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左派终于成长与成熟起来了。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地位究竟在何处?就在于文化大革命是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在毛主席领导下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模式的有益探索;是对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推行的修正主义一次勇敢的冲击;是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对我国搞和平演变的一次有力反抗;是捍卫社会主义堡垒的一次顽强战斗;是中华民族历史发展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伟大的创举;是使国际无产阶级革命中心由西方转向东方、再由东方转向亚洲中心中国必不可少的发动机、是向全世界传送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播种机、是中国和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由低潮转向高潮的传送机!

(全文完)
2016年9月1日
  
  
  

 
 
现在已到了熔炉的时间,只应看见光。——(古巴)何塞·马蒂
                              Now is the time of furnaces,and only light should be seen--(Cuba)Hose Marti
顶端 Posted: 2016-09-03 16:42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研究
 
 

Total 0.017862(s) query 3, Time now is:03-30 14:4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