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乱云飞渡: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及其在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问题上的立场与态度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6
威望: 1748 点
红花: 1738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2-26

 乱云飞渡: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及其在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问题上的立场与态度

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及其在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问题上的立场与态度

乱云飞渡

星火网编者:迄今为止,在论述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及其在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问题上的立场与态度上,该文是最好的文章之一。这篇文章比较正确的回答了理论和现实中无产阶级应该持有的正确立场,在这里特向大家隆重推荐。
    三十多年来, 河蟹资产阶级用欺骗手段复辟资本主义的倒行逆施, 导致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不断激化和尖锐,在用武力镇压各族人民反抗剥削、压迫和奴役的同时,黔驴技穷的河蟹资产阶级又打起爱国主义招牌, 用爱国主义把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装饰并掩盖起来, 妄图以此化解矛盾,瓦解工人阶级队伍和劳动群众的反抗。与此同时,河蟹资产阶级豢养的走狗与文痞也极力鼓吹用爱国主义装扮起来的民族主义,继续麻痹和愚弄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不遗余力地为河蟹资产阶级涂脂抹粉,歌功颂德,其目的,与河蟹资产阶级一样,借以维护河蟹资产阶级摇摇欲坠的法西斯统治。 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分子, 主要是上层小资产阶级现代修正主义者, 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和社会地位, 也与河蟹资产阶级沆瀣一气, 一方面,把工农群众受剥削、 受压迫的痛苦和反抗行为当做向河蟹资产阶级讨价还价的筹码, 通过揭露河蟹资产阶级制造的种种罪恶, 来巩固并不断提高自己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地位。 另一方面,在爱国主义的掩饰下,宣扬狭隘的民族主义,为河蟹资产阶级出谋划策,一厢情愿地希望河蟹资产阶级用温和剥削方式替代目前残酷的、赤裸裸的资本主义剥削制度。
    在这种情况下, 一些受到河蟹资产阶级、 改良主义分子和现代修正主义者用爱国主义包裹着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蛊惑影响的中下层小资产阶级, 出于他们的阶级立场和阶级偏见,在耳闻目睹了河蟹资产阶级复辟资本主义给中国各族人民带来的沉重灾难和痛苦的同时, 他们打着“毛左派”的旗号,提出“革命的民族主义”、“不爱国必然卖国”、“民族主义与毛泽东思想是一致的”等无耻谬论,攻击坚持马列毛主义国际主义原则,帮助河蟹资产阶级鼓吹爱国主义, 积极主动或者说非常自觉地充当河蟹帝国的忠诚卫士。 这些人出于自己的阶级立场和阶级偏见,混淆并抹杀爱国主义的阶级性,把国家、民族、政权与疆域分割开来,抽象地、形而上学地看待国家、民族、政权和疆域,混淆国家、民族和政权与疆域之间的区别和联系,实质上是用超阶级的国家、超阶级的民族为河蟹资产阶级的法西斯统治辩护。正如列宁同志指出的, “民族主义的偏见也助长了战争, 在文明国家里, 为了统治阶级的利益,经常在培养这种偏见, 其目的是诱使无产阶级群众离开他们本身的阶级任务, 迫使他们忘记国际的阶级团结的责任。”(《好战的军国主义和社会民主党反军国主义的策略》,《列宁全集》第二版第15卷第167页)
    还有一些小资产阶级, 由于资本的压迫和奴役, 使工农群众的生活陷入水深火热的痛苦深渊,出于对国家、民族和广大劳动群众的同情与关心,希望探求和寻找解放中国工农群众的出路。但是,由于他们没有掌握真正的马列主义理论,或者马列主义理论水平不高,遇到现实问题,不仅不认真学习马列毛主义著作,向革命导师求教,更不屑于向其他人学习,完全凭自己的一腔热情, 主观臆断地看待现实和历史, 在客观上起到帮助河蟹资产阶级欺骗和麻痹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作用。比如,对河蟹资产阶级宣扬“爱国主义”的实质,他们不是用马列毛主义阶级分析的方法进行具体分析,而是把挂着“爱国主义”旗帜和招牌的东西者都看作是积极的、 进步的东西, 而对马列毛主义者的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立场和态度则嗤之以鼻甚至产生严重的误解, 正因为如此, 他们不仅对坚持国际主义原则的同志冷嘲热讽、而且宣传马列毛主义理论的星火论坛也受到他们的怀疑、谩骂和攻击。这种现象不能不让人感到痛心。
    为了充分揭露河蟹资产阶级、 改良主义分子和现代修正主义者用爱国主义包裹的民族主义对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欺骗, 回答那些关心、 同情中国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者而又对河蟹资产阶级、 改良主义者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分辨不清的人对马列毛主义者的质疑, 马列毛者和星火论坛有必要表明自己坚持的国际主义原则及其在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问题上的立场与态度。借以澄清是非,彻底粉碎河蟹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分子、现代修正主义者及其豢养的走狗与文痞对马列毛主义的恶意歪曲和攻击。
一 、 无产阶级必须坚持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的辩证统一
    坚持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的辩证统一, 是由无产阶级肩负的历史使命决定的。 列宁同志这样指出, “觉悟的工人反对一切民族压迫和民族特权,但他们并不以此为限。他们反对一切民族主义,甚至最精致的民族主义,同时,在同反动派和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斗争中不仅坚持各民族工人团结一致, 而且坚持各民族工人打成一片。 我们的任务不是把各个民族分开,而是把各个民族团结起来。我们旗帜上写的不是‘民族文化’,而是各民族共同的(国际的)文化,这种文化能使一切民族在高度的社会主义团结中打成一片,目前,这种文化由于国际资本的联合正在形成。”(《再论按民族分学校》,《列宁全集》第二版面第24卷第247-248页)这就是马列主义者的国际主义原则。
    所谓国际主义,就是马列毛主义关于无产阶级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指导思想和原则之一。无产阶级在整个历史中受剥削、受压迫、受奴役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地位要求,全世界各国无产阶级在争取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 消灭阶级、 消灭剥削并彻底埋葬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中, 一切行动必须以国际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为前提, 把本国无产阶级的利益与世界各国无产阶级的利益结合起来,把本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和其他国家人民的革命斗争联系在一起,紧密团结,相互支援,相互配合,以反对并彻底打倒共同的敌人——国际资产阶级,努力为实现共产主义和全人类的彻底解放而奋斗。因此,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共产党人同其他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各国无产者的斗争中,共产党人特别重视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 另一方面, 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 4 卷第479页)所谓爱国主义就是千百年来形成的对自己祖国和民族的一种最深厚、 最诚挚的感情, 既对自己祖国和民族的忠诚和热爱。 爱国主义是一个历史的、 阶级的概念。 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它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具有不同的内容。而不同的阶级,对爱国主义也有不同的理解和认识。爱国主义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不是超阶级的,而是具有鲜明的阶级性。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 “爱国主义的具体内容, 看在什么历史条件下来决定。 有日本侵略者和希特勒的 ‘爱国主义’,有我们的爱国主义。对于日本侵略者和希特勒的所谓“爱国主义”,共产党员是必须坚决反对的。 日本共产党人和德国共产党人都是他们国家的战争失败主义者。 用一切方法使日本侵略者和希特勒的战争归于失败, 就是日本人民和德国人民的利益; 失败得越彻底,就越好。日本共产党人和德国共产党人都应该这样做,他们也正在这样做。”(《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毛泽东选集》一卷本第486页)因此,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不仅有着本质的区别,而且,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不仅是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者的试金石,也是马列毛主义者对待爱国主义的态度。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 正当帝国主义各交战国为了各自国家垄断资产阶级利益越战越酣的时候, 列宁同志领导的十月革命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了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 提出了在帝国主义统治链条的薄弱环节上, 一国无产阶级可以首先取得胜利的社会主义理论。现时,列宁同志还站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立场上,一方面彻底揭露和批判了以伯恩斯坦、考茨基之流打着“爱国主义”旗号驱使本国工人阶级参与帝国主义战争的反动本质,另一方面,对参与帝国主义战争的沙皇俄国采取“失败主义”政策,彻底摧毁并粉碎了沙皇俄国争夺霸权的美梦,建立了世界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从而诞生了列宁主义。毫不奇怪,在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眼中,列宁同志所做的一切,就是出卖俄罗斯民族的利益。
    “一个国家里在资产阶级各个成员之间虽然存在着竞争和冲突, 但资产阶级却总是联合起来并且建立兄弟联盟以反对本国的无产者; 同样, 各国的资产者虽然在世界市场上互相冲突和竞争,但总是联合起来并且建立兄弟联盟以反对各国的无产者。”(《论波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4卷第409页)新生的苏维埃共和国理所当然地要受到俄国沙皇及其同盟者——德、 奥帝国的强烈镇压并出兵占领了俄国的部分领土。 为了确保新生苏维埃政权不至于被德奥帝国主义扼杀在摇篮里,列宁同志与布尔什维克中央决定,与德、奥帝国签订布勒斯特和约,答应德奥帝国的领土要求。这一行为,不仅遭到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孟什维克的强烈反对,同时,也受到来自布尔什维克党内部分思想落后的革命同志的非难。许多人咒骂列宁同志叛卖祖国。 历史事实早已证明, 以列宁同志为首的真正的布尔什维克党中央这一决策不仅是英明正确的,而且也是具有战略眼光的。如果这一重大决策放在今天,依然会受到河蟹资产阶级卫士、改良主义者和各种各样打着“毛”旗号的所谓左派质疑,他们肯定还会歇斯底里咒骂列宁同志为卖国贼。这是毫不奇怪的。因为他们不只是鼠目寸光,毫无主见,而且总是把自己的私利置于无产阶级利益之上。
    资产阶级爱国主义思想,起源于十八世纪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当时,资产阶级为了推翻封建统治,建立资产阶级专政,反对外族封建主的侵略,保卫资产阶级共和国,他们提出了“爱国主义”的口号。这种爱国主义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之上的,是与民族主义相联系的。它的本质是维护资产阶级的私利。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来讲,很显然,这种爱国主义曾经起过推动历史前进的作用。但是,随着国际资本的逐步形成,资本主义日益巩固,这种爱国主义的阶级本质和历史的局限性就日益暴露出来。到了帝国主义阶段,这种爱国主义就转向民族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 两次世界大战, 帝国主义者都是打着 “爱国主义”的招牌,提出“保卫祖国”的口号推行其扩张侵略政策的。然而,当人民的革命危机他们的利益时, 他们就会出卖民族利益, 勾结外国反动势力共同镇压人民革命, 就会由 “爱国主义”变为卖国主义。无论是“爱国主义”或者“卖国主义”都是从剥削阶级的利益出发,目的就是为了加强和巩固其反动统治。这种实例在历史上屡见不鲜。1866 年的普法战争中,取得政权的法国资产阶级曾经打着 “爱国主义” 旗号号召法国工人阶级起来 “保卫祖国” , 然而,当 1870 年 9 月,法国资产阶级在色当战败,8 万多士兵和将军包括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拿破仑第三都做了普鲁士人的俘虏,在这种危急关头,拿起武器的法国工人阶级于 1870 年9月4 日发动革命,重新成立法兰西共和国。然而,武装起来的法国工人阶级正准备与普鲁士军队决战的时候,以梯也尔为首的、前帝国立法团巴黎议员组成的“国防政府”却背信弃义,并与围困巴黎131天的普鲁士军队勾结,共同对付武装起来的巴黎工人。1871年3月18日,武装起来的巴黎工人阶级不得不奋起反抗。3月26日,历史上有名的巴黎公社宣告成立。但是,由于资产阶级的强大和普鲁士军队的支持,存在了两个多月的巴黎公社最终失败了。 “于是在整整一个星期内对赤手空拳的男女老幼的愈来愈残酷的屠杀达到了顶点。用
后装枪杀人还嫌不够快,于是使用多管炮去成百成千地屠杀战败者。”(恩格斯《法兰西内战导言》,《法兰西内战》人民出版社 1964年5月第二版第8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意日法西斯强盗无不是打着“爱国主义”旗号来鼓吹民族主义发动侵略战争,并对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本国工人阶级进行残酷屠杀的。
    由此可见,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爱国主义”,对内都是为了维护其反动统治和对工农群众的剥削地位, 对外推行其侵略和扩张所释放的烟幕弹, 是欺骗和麻醉广大人民群众的工具。因此,这种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与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毫无共同之处,是根本对立,水火不容的。
   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不是从狭隘的阶级私利和民族私利出发, 而是从本国无产阶级和世界各国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与世界各被压迫民族的共同利益出发, 从实现无产阶级的彻底解放和共产主义远大目标出发; 不是建立在民族主义或种族主义的基础上, 而是建立在世界各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团结友爱基础上。 它既反对本国剥削阶级对本国无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更反对外国帝国主义的侵略。这种爱国主义不仅热爱自己的祖国,热爱自己的人民,热爱自己的乡土,热爱自己民族的光荣历史和优秀文化传统,忠于祖国,为祖国的自由、独立和解放而斗争,同时,也反对本国的资产阶级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压迫和掠夺,支持其他国家和人民的革命斗争,支持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是最高形态的爱国主义, 它的根本特点是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相互统一而不是相互排斥, 相互结合而不是相互对立的。
二 、 “ 祖国 ”是一个历史性概念,具有鲜明的阶级性
    为了正确理解资产阶级政府宣扬的“爱国主义”,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者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必须正确认识“祖国”这一概念。首先,“祖国”这一概念是由历史形成的,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在不同国家和不同的历史发展时期,无产阶级对待祖国的态度和爱国主义的具体内容、具体形式都是不同的。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曾经提出“工人没有祖国”,是为了揭穿资产阶级在“祖国”问题上的欺骗宣传,启发无产阶级认清自己在资产阶级国家中所处的社会地位,从而,把热爱自己的祖国与争取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紧密结合在一起, 这样才能把祖国从资产阶级统治下解放出来, 并进而取得自身的解放。而无政府主义者则歪曲马克思主义, 宣扬民族虚无主义。他们认为, 既然世界各国无产者到处都受剥削受压迫, 既然他们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那么,无论哪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都没有必要保留各自民族的文化和特点,生活在哪个国家都是无所谓的。只有这样,才能使全世界无产阶级毫无隔阂地统一并实现卓有成效的联合起来。马列毛主义者认为,这种民族虚无主义的观点不仅是荒谬的,而且也是极其反动的,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反其道而行之的变种。列宁指出,“祖国这个政治的、文化的和社会的环境,是无产阶级阶级斗争中最强有力的因素;福尔马尔给无产阶级规定的什么‘真正的德国人’对‘祖国’的态度固然不对, 但是爱尔威对无产阶级解放斗争的这种重要因素不可原谅地采取不加分析的态度,也是不对的。无产阶级不能对自己为之进行斗争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的条件采取无所谓的、漠不关心的态度。因而,对本国的命运也不能抱无所谓的态度。但是,无产阶级之所以关心国家的命运, 仅仅是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阶级斗争, 而并不是因为什么资产阶级的、社会民主党人不屑为之一谈的‘爱国主义’。”(《好战的军国主义和社会民主党反军国主义的策略》,《列宁全集》第二版第十七卷第170页)也就是说,世界各国无产阶级进行阶级斗争, 首先是从推翻本国资产阶级的统治开始, 而不是因为资产阶级和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其他政党因为“一目了然”、“无可置疑”而不屑于论辩的“爱国主义”。列宁同志还指出, “祖国这个概念要历史地看待。在这推翻民族压迫而斗争的时代,或者确切些说,在这样的时期,祖国是一回事;在民族运动早已结束的时期,祖国则是另一回事。关于祖国和保卫祖国的原理不可能对‘三种类型的国家(我们关于自决的题纲第6条)都同样适用,在一切条件下都同样适用。”(《致伊•••••费•••••阿尔曼德》, 《列宁全集》第二版第47卷第464页)
    因此,无产阶级对祖国的态度,是随着“祖国”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情况变化而转变的。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中,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爱国主义就表现为,摆脱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枷锁而积极地、英勇地参加民族解放运动和民族解放战争,争得自己祖国的独立、自由和解放。这既是爱国主义精神,又是国际主义则。“爱国主义就是国际主义在民族解放战争中的实施。”(《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毛泽东选集》一卷本第487页) 在帝国主义、 霸权主义国家中, 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爱国主义则表现为,坚决彻底地反对“本国”统治者鼓吹的所谓“爱国主义”,如列宁同志在1914年所说的,“用一切革命手段反对自己祖国的君主制、地主和资本家,即反对我们祖国最可恶的敌人;大俄罗斯人‘保卫祖国’的唯一办法,就是希望沙皇政府在一切战争中遭到失败,这对十分之九的大俄罗斯居民为害最小。因为沙皇政府不仅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压迫这十分之九的居民,而且还使他们腐化堕落,寡廉鲜耻,让他们习惯于压迫异族人民,习惯于用一些貌似爱国的虚伪言词来掩饰自己可耻的行为。”(《论大俄罗斯人的民族自豪感》,《列宁全集》第二版第26卷第110页)
    在社会主义国家中, 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 第一次有了真正的社会主义祖国。他们的爱国主义则表现为热爱祖国、建设祖国,热爱人民和新的社会制度,为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就明确指出,“我们从 1917 年 10 月 25日起就是护国主义派了,我们赢得了保卫祖国的权力。……我们维护的不是大国地位,不是民族利益,我们肯定地说,社会主义的利益,世界社会主义的利益高于民族利益,高于国家利益。我们是社会主义祖国的护国主义派。”(《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和莫斯科苏维埃联席会议上关于对外政策的报告》,《列宁全集》第二版第34卷第 318-319页)但是,斯大林同志逝世后,修正主义分子赫鲁晓夫篡夺了苏维埃共和国的最高领导权,复辟资本主义,用 “爱国主义” 把民族主义包裹起来欺骗苏联人民, 用大国沙文主义代替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在帮助、 支持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的幌子下侵略周边弱小国家和民族, 与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统治集团争夺世界霸权,从而走上社会帝国主义的道路。
    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虽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就已经土崩瓦解了, 但是, 帝国主义争夺世界霸权的野心以及随时发动掠夺战争的危险并没有随着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土崩瓦解而偃旗息鼓。恰恰相反,随着资本主义全球化与河蟹帝国的崛起,新一轮帝国主义国家争夺世界霸权的斗争也愈演愈烈。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以来, 由中国共产党内的走资派蛹变而成的中国资产阶级篡夺了无产阶级政权, 复辟资本主义, 中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再次成为资本的雇佣奴隶。 三十多年来, 河蟹资产阶级一方面像强盗一样抢劫和掠夺毛泽东时代积聚起来的亿万财富, 另一方面通过残酷剥削和压榨本国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者, 为资本主义的发展积累了雄厚的资本,在世界上逐步构建起独具河蟹特色的法西斯帝国。因而,河蟹帝国宣扬的“爱国主义”就成了维护河蟹资产阶级利益,推行经济扩张的思想武器。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奉行大国沙文主义, 赤裸裸地推行军事扩张和军事侵略,同美帝国主义争夺世界霸权不同, 河蟹资产阶级则奉行搁置争议,和平发展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 不断向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献媚, 甚至不惜以出卖主权为代价, 加入帝国主义殖民体系,并趁其他帝国主义为了各自利益而无暇东顾之机, 见缝插针地在非洲、 拉美或者中东等第三世界国家和民族中捞取一杯残羹。 尽管如此, 这并不意味着河蟹帝国永远不会挑起争夺资源的殖民主义和争霸战争。 面对未来的帝国主义战争, “唯有从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利益出发,或者说得更清楚些, 唯有从国际无产阶级的运动的利益出发, 而不是从战争的防御性质和进攻性质出发, 才能观察和解决社会民主党对国际关系上的某种现象抱什么态度的问题。 ” (《好战的军国主义和社会民主党反军国主义的策略》,《列宁全集》 第二版第15卷第173 页) 因此,不管将来河蟹帝国与日本开战还是与印度开战,不管河蟹帝国与越南之间的战争还是与朝鲜之间的战争,也不管谁是进攻谁是防御,只要是帝国主义挑起的战争,中国无产阶级对待帝国主义战争的态度依然应当采取失败主义的态度。 因为这种战争不只是损害世界其他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同时也损害中国人民的利益。 反对和抵制侵略战争不仅能够削弱本国、 “本民族”的统治者的力量,而且也有利于本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解放事业,同时也是对其他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有力支持。在这里,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是辩证统一的。
    上面已经说过, 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的辩证统一, 是由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国际任务与民族任务的一致性决定的。 无产阶级革命的国际主义任务就是要推翻国际资本对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统治,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各国无产阶级的民族任务是推翻本国的资产阶级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这也是国际任务的一部分。当他们推翻了本国资产阶级政权, 就会削弱世界资产阶级的整体力量, 对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就是有力的支持。所以,各国无产阶级的民族任务完成得越彻底,无产阶级国际任务的压力就越小,社会主义革命在全世界取得胜利的时间就越早越快。因此,无产阶级革命的国际任务必须与民族任务密切结合来,共同反对并彻底消灭自己共同的敌人——国际资产阶级。总之,无产阶级解放事业是国际性质的,形式则带有各民族的特点。无产阶级总是首先在一国范围内反对本国的资产阶级统治。这种斗争既是民族性的,也是国际性的,二者的有机结合就是无产阶级解放事业内容和形式的统一, 也是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的统一。这就是马列毛主义者的国际主义原则和爱国主义精神。在河蟹资产阶级及其走狗与文痞眼中, 在现代修正主义和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分子看来,这种态度是难以理解,甚至是不可理喻的。事实上,马列毛主义者正是出于对自己祖国和民族诚挚而深切的热爱才选择并忠贞不渝地坚持这一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而那些高喊爱国主义并以“毛左派”自我标榜的人,尤其是在未来的帝国主义战争中号召本国无产阶级用自己的生命“保卫祖国”的人,如果不是对马列主义理论一无所知,如果不是由于身不由己地听信河蟹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的蛊惑,就是对中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别有用心的欺骗。
三 、 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必须坚决反对反动的民族主义
    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的辩证统一, 必须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和民族虚无主义。资产阶级狭隘的民族主义往往用爱国主义包装并粉饰起来,是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相对立的,主要表现:一是盲目排外,夜郎自大。列宁强调小民族的无产阶级政党“在任何场合都应当反对小民族的狭隘的观点、闭关自守和各自为政,而顾全整体和总体,部分利益服从全体利益。”(《关于自决问题的争论总结》,《列宁全集》第二版第28卷第44页)不如此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就不能更好地结合和统一起来。 二是民族虚无主义。 在国际无产阶级工人运动的历史上,民族虚无主义就是在民族问题上否定民族文化遗产,借口实行“国际主义”原则否定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恩格斯曾经指出, “如果属于统治民族的会员号召被征服的和继续受压迫的民族忘掉自己的民族性和处境,‘抛开民族分歧’等等,这就不是国际主义,而只不过是向压迫屈服,是企图在国际主义的掩盖下替征服者的统治辩护,并使这种统治永世长存。”(《关于各爱尔兰支部和不列颠联合委员会相互关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18 卷第87页) 这是显而易见的,无可置疑的。比如,在抗日战争中,如果日本共产党要求中国共产党“忘掉自己的民族性和处境”,要求中国共产党“抛开民族分歧”,实际上就等于向日本军国主义屈服,就等于“在国际主义的掩盖下替征服者的统治辩护,并使这种统治永世长存。”在资产阶级内部,民族虚无主义同样表现为否定本民族历史和创造的一切文化成果,甚至连自己是该民族的一员都感到耻辱。这一点,河蟹买办资产阶级表现得最为突出。 他们打着向西方学习先进文化的旗号和幌子偷偷搬运自己的私货既按照美国帝国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模式改造中国,其目的就是妄图使剥削压迫和奴役工人阶级的资本主义社会和生产方式“永世长存”。由此可见,民族虚无主义不仅是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根本对立的,而且也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最腐朽、最反动的思想。
    列宁指出, “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这是两个不可调和的敌对口号,它们同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两大阶级阵营相适应,代表着民族问题上的两种政策(也是两种世界观)。”(《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列宁全集》第二版第24卷第128
页)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是资产阶级世界观在民族问题上的具体反映,是从资产阶级私利出发处理民族关系和国家关系的纲领和原则。 它的基本思想和内容是维护民族特权,主张民族利己, 把资产阶级利益置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之上,以资产阶级狭隘的私利冒充为整个民族和国家的利益。资产阶级只占人口的少数,为了剥削压迫本民族劳动人民和其他民族,巩固其反动统治,总是把自己说成是全民族利益的“代表者”。实际上,“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民族主义,口头上承认民族平等,行动上则维护(常常暗中,背着人民)一个民族的某些特权,并且总是力图为‘自己的’民族(即为本民族的资产阶级)获得更大的利益,力图把各民族分开,划清他们的界限,力图发展民族的特殊性等等。”(《再论按民族分学校》,《列宁全集》第二版第24卷第247页)同时,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总是以“民族平等”、“民族利益”为幌子,掩盖本民族内部的阶级差别和阶级矛盾,驱使本国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阶级为资产阶级利益效劳,甚至为他们压迫和奴役其他民族而相互撕杀,充当他们争霸世界的炮灰。人类社会自阶级产生以来,由剥削阶级统治者发起的一切战争概莫能外。当资产阶级的侵略受到外族的反抗,它又借此加紧对本民族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实行剥削和压迫,以扩充和提高自己的军事实力。
    资产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民族特权, 还经常向本国的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散布民族特殊性,宣扬自己民族优越,大搞民族歧视,制造民族纠纷,破坏民族团结。也正因为如此,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总是“喜欢谈‘民族文化,强调一个民族同另一个民族的差异,从而把不同的民族分开,用‘民族的口号’来愚弄他们。”(同上)所有这些,都是由资产阶级自私自利的阶级本性所决定的。 这种民族利己主义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思想武器, 它奉行的是民族压迫、民族分裂的政策,是腐蚀各民族劳动人民革命意志的麻醉剂。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法西斯德国对待犹太民族残无人道的压迫和屠戮, 就是这种狂热的民族主义政策具体而典型的表现。
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国家,其作用也不相同。 在资产阶级上升时期,资产阶级在反对封建主义的压迫,建立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过程中,曾经起过推动历史前进的进步作用。而到了帝国主义时代,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有进步的和反动的两种。进步的民族主义主张民族解放和民族平等,反对帝国主义霸权,反对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维护民族独立,保卫国家主权,反对外来干涉和压迫。目前,亚、非、拉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和民族反对霸权主义的侵略、颠覆、干涉、控制和欺负的斗争就具有进步作用。反动的民族主
义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大国沙文主义。就是把本民族的利益 (实质上是统治集团的利益)凌驾与其他民族之上,煽动民族仇恨,宣扬本民族是“优等民族”,应该享有压迫和掠夺另的民族的特权。如德国和日本的垄断资产阶级就曾经用日耳曼民族和大和民族“优越”为借口,对其他民族进行侵略,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目前,倍受河蟹资产阶级自强派、改良主义分子和中国现代修正主义者极力推崇的《中国不高兴》一书,实质上就是鼓吹大国沙文主义的表现。这部代表河蟹资产阶级利益的著作主张“中国应该有大目标”,这个大目标,“第一是要在这个世界上除暴安良; 第二是要管理比现在中国所具有的更大更多的资源, 给世界人民带来福祉。”叫嚣“持剑经商”是“崛起大国的制胜之道”。同时,还强烈要求“解放军要跟着中国核心利益走”, “未来解放军的任务绝对不是现在说的国土防卫,而是应该跟着中国的核心经济利益走, 中国核心经济利益到什么地方, 解放军的力量就应该覆盖到什么地方。现在覆盖不到,是现在做得不好、不够,要努力改进。”这种大国沙文主义思想足以表明,河蟹资产阶级正在吹响向法西斯主义进军的号角。
    反动的民族主义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就是,保护和巩固本民族原有的、落后的、甚至是极其反动的东西,反对、抵制甚至拒绝进步的、优秀的文化。目前中国河蟹资产阶级为了自己的阶级私利,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拉历史倒车,复辟资本主义,狂热地贩卖资产阶级利己主义原则,导致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日趋尖锐和激烈。为了维护他们的反动统治,河蟹资产阶级更加疯狂地宣扬腐朽的封建文化。一方面,大力推行孔孟之道,倡导儒学,甚至在中小学恢复早被抛进历史垃圾堆的儒学课程,要求学生背诵《三字经》、《弟子规》等等,努力培养河蟹资产阶级的驯服工具; 另一方面,用腐朽的儒家学说等唯心主义实用哲学训导各级党政官员,主张通过修身养性、齐家治国来巩固其思想统治。与此同时,他们还竭力歪曲、篡改、抵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理论,极力鼓吹阶级调和与阶级合作,把科学社会主义歪曲为“特色社会主义”,愚弄和麻痹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者,以图达到化解矛盾,消除人民群众的反抗。在各种手段都难以奏效的情况下,河蟹资产阶级就彻底撕下虚伪的面纱,不惜动用武力镇压工农群众的反抗。去年发生的广西瓮安事件、云南孟连事件、湖南邵阳事件、陕西武都事件以及今年的湖北石首事件, 彻底暴露出河蟹资产阶级黔驴技穷和他们自私、残忍、血腥与崇尚暴力的反动面目和丑恶嘴脸。因此,无产阶级必须坚决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殖民主义、大小霸权主义、大国沙文主义和法西斯主义, 坚持无产阶级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的辩证统一。 尤其是对资产阶级宣扬的爱国主义, 必须进行具体的分析,彻底揭露他们用爱国主义包装起来的民族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的反动实质,揭露他们用爱国主义对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者的愚弄和欺骗。
四 、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的辩证统一应当注意的原则
    为了揭露和反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殖民主义、大小霸权主义、大国沙文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无产阶级在坚持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辩证统一的前提下,必须重视以下几个原则。
    必须坚持各民族独立自主、一律平等的原则。目前,全世界已知的民族已经达到两千多个,各民族只有大小强弱之分,只有政治、经济和文化水平的高低、先进与落后之分,各有长处和短处,各有优点和缺点,根本不存在什么“优等”和“劣等”的区别。每个民族对人类发展和历史都有不同程度的贡献,因此,各民族都应该平等,独立自主,不应也不能恃强凌弱,以大欺小,以富压贫,更不能搞大国沙文主义。恩格斯曾经指出,压迫其他民族的民族“用来压迫其他民族的力量,最后总是要反过来反对他自己的。”(《流亡者文献》,《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版第18卷第577页)要实现真正的民族平等,独立自主,根本途径就是通过无产阶级世界革命,彻底消灭剥削阶级和一切剥削制度,只有消灭各民族内部的阶级对立,民族之间的敌对关系才会随之消灭。
必须坚持民族自决权的原则。列宁同志谆谆地告诫我们,“民族自决权从政治意义上来讲,只是一种独立权,既在政治上同压迫民族自由分离的权力。”(《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自决权》,《列宁全集》第二版第27卷第257页) 这就是说,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承认各民族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力,主张各民族可以自由分享和自由联合。换句话说,各民族都有摆脱帝国主义统治,实行政治分离,成立独立的民族国家的权力。这是反对民族压迫的彻底表现,目的在于消灭民族压迫,消除历史上形成的民族隔阂和互不信任,使各民族无产者和劳动人民联合起来,打倒帝国主义,求得民族解放。同时,在民族取得解放后,又可以在真正民主的基础上根据自愿原则,实行平等的联合。如果否认民族自决权和分离权,实际上就是站在统治民族中的统治阶级立场上,拥护统治民族的特权,拥护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如果我们拒绝支持被兼并地区的起义,那在客观上我们就是兼并者。”(《关于自决问题的争总结》。《列宁全集》第28卷第29页) 无产阶级如果不为被压迫民族的自决权而斗争,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反对大国沙文主义等就成了一句空话。只有坚持民族自决权,才能争得被压迫民族的真正独立和彻底解放。目前,中国已经全面复辟了资本主义,并且已经“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帝国主义国家,并在非洲、拉美和亚洲扩张自己的经济投资和政治影响。”(《国际马列毛主义组织纪念反修斗争50周年宣言》),也就是说,河蟹帝国不仅压迫、剥削和奴役中国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者,而且也正在加紧对非洲、拉美和亚洲等国家和民族的掠夺和压迫。在阶级矛盾不断激化,民族矛盾不断上升的今天,河蟹资产阶级打着“民族团结”的旗号欺骗和愚弄各族人民,通过收买各民族上层分子来化解和缓和民族矛盾,其目的,不过是巩固河蟹资产阶级的统治基础。毛泽东同志指出,“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在美国压迫黑人的,只是白色人种中的反动统治集团。 他们绝不能代表白色人种中占绝大多数的工人、 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和其他开明人士。” 同样,河蟹帝国压迫、剥削和奴役满、蒙、回、藏等少数民族无产阶级阶级和劳动者的并不是只是汉族资产阶级,也有这些民族中与汉族资产阶级勾结起来的资本家和他们豢养的走狗。因此,被河蟹资产阶级压迫、剥削和奴役的中国各民族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不论是汉族还是回族,也不论是藏族还是维吾尔族,谁率先发动武装起义,推翻河蟹资产阶级在那里的统治,建立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使这些地区的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者从河蟹帝国沉重的枷锁下解放出来, 其他民族的无产阶级都应当积极地支持他们的革命行动。 在中国各民族无产阶级取得全面胜利后, 原来建立起来的各个民族国家在自愿的基础上,依然可以自由地结成社会主义联盟。正如列宁同志论述的, “任何社会主义政党, 如果不能在目前和在革命时期以及在革命胜利以后, 用自己的全部行动证明它们将做到解放被奴役的民族并在自由结盟的基础上——没有分离自由, 自由结盟就是一句谎话——建立同它们的关系, 那就是背叛社会主义。 ” (《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自决权》 ,《列宁全集》第二版第27卷第254-255页) 在河蟹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分子和现代修正主义者看来,无产阶级这种民族自决权的观点,就是卖国主义观点,是与“台独”、“疆独”和“藏独”分子“沆瀣一气”的。事实上,只有资产阶级和他们豢养的走狗与文痞才喜欢搞民族分裂,河蟹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分子和现代修正主义者所痛恨的台湾陈水扁、西藏的达赖、 新疆的热比娅等, 哪一个不是这些民族和地区的资产阶级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他们要求台独、藏独或者疆独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独自享受剥削、压迫和奴役藏族、维族工农群众和台湾同胞的自由, 他们与河蟹资产阶级的斗争是资产阶级内部这一政治派别与那个政治派别的斗争,而各族人民群众则是希望团结平等、和睦共处的。因此,列宁同志深刻地论述道,“我们的任务不是把各个民族分开,而是把各个民族团结起来。我们旗帜上写的不是‘民族文化’,而是各民族共同的(国际的)文化,这种文化能使一切民族在高度的社会主义团结中打成一片,目前,这种文化由于国际资本的联合正在形成。”(《再论按民族分学校》,《列宁全集》第二版面第24卷第247-248页)
    无产阶级坚持民族自决权,决不能同某个民族某个时期毫无原则地从统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分离出去混淆起来。我们承认各民族有自决权,但并不是毫无条件地支持所有民族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的一切分离要求。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民族自决权应该服从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整体利益,某个民族是否分离,成立独立的民族国家,应该根据不同的时间、地点和条件,以是否有利于整个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全局为前提。根据民族自决权原则,无产阶级政党,一方面应该积极支持殖民地、半殖民地和一切被压迫民族反对帝国主义,争取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的正义斗争,另一方面,又必须坚决反对各民族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分子企图使某一民族脱离社会主义国家,重新遭受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奴役和压迫活动。我们所讲的民族自决同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殖民主义者玩弄的、旨在欺骗人民以维护其反动统治的所谓“民族自决”是根本不同的。
    目前,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已经成为河蟹帝国实行经济扩张,推行霸权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重要思想武器,因此,我们必须揭露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由此孳生的霸权主义、法西斯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反动实质,坚决同一切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法西斯主义和殖民主义者作坚决、彻底的斗争。反对世界各国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者的剥削和压迫,支持世界被压迫民族的反抗斗争,尤其是揭露和反对河蟹资产阶级鼓吹的、用“爱国主义”粉饰和装扮起来的民族主义, 这是中国无产阶级和世界各国无产阶级当前的重要任务。帝国主义之间争夺和重新瓜分殖民地的战争正由于河蟹资产阶级积极与美帝争夺世界霸主地位而愈加迫近和危险。但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经验也表明,世界各国无产阶级坚持不懈的斗争和被压迫民族反抗殖民掠夺的斗争也必然会打乱他们的战略部署。如果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一致,同以中、美帝国主义为首的霸权主义、法西斯主义、殖民扩张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那么轰轰烈烈的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就会早一天到来。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乱云飞渡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6-04-20 20:33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人民公社
 
 

Total 0.031149(s) query 3, Time now is:03-28 08:2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