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张春桥家信:谈革命与告别革命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者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
发帖: 1826
威望: 1838 点
红花: 182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5(小时)
注册时间:2008-12-18
最后登录:2017-03-29

 张春桥家信:谈革命与告别革命

张春桥家信:谈革命与告别革命


维维,你好。

    你们回去的那天晚上就下雨,天凉了下来。最近,天气又显得太暖。你们身体还好吧?我们这里还好,勿念。
   一到岁尾,大家都要谈谈回顾、瞻望之类。不过,这几天被美国人搅得乱糟糟的,听上去,很像进了集贸市场,各喊各的,“多极世界”。
    有一个问题,都怕谈,又不能不谈,只好转弯抹角地说一点。这个问题就是革命。我欣赏叶里钦,他比较鲜明。在十月革命节,他以沙皇的口吻说:革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早已下了命令,取消了十月革命节,为什么又总是念念不忘这个十月革命,年年在这一天咒骂一番十月革命呢?他心里怎么想,我们不知道。我以为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好像经过他的金口这样一说,革命就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我想,把叶里钦的话改一改,可能更接近实际,接近真理。我想应当这样说:资产阶级革命一去不复返了,无产阶级革命还刚刚开始。
    资产阶级革命,历史学家都说要从荷兰革命开始,但真正有影响的是英国革命、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尤其是法国革命,史称法国大革命,影响特别深远,《马赛曲》至今还为许多革命群众传唱。这几场革命,都是资产阶级领导的反对封建制度的革命。不同之处是,英国是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结盟反对国王和贵族、教会,人民群众参加了,却没有得到利益,特别是农民没有得到土地。美国革命,争得了民族独立,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得到利益的却是大封建主,印第安人、黑人的地位没有改变。这场革命的总司令华盛顿就是属于革命右翼的大农场主,属左翼的杰弗逊是独立宣言的起草人,他宣布人人是生来平等的,但是他不反对奴隶制,他家里就有许多奴隶。法国不但出现了许多启蒙运动的领导人,而且提出了资产阶级革命的基本纲领,在人民中长期宣传,比较深入人心。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家,不是同贵族、而是同人民群众结盟,人民群众参加的越来越多,革命高潮越来越高,革命的领袖一批又一批地被更换,新的领袖越来越激进,在他们的进攻下,国王东躲西藏,最后被送上断头台。我们都看过这方面的电影、小说,至今仍然感动人。人民群众不但直接参加斗争,而且得到了实际利益,主要是农民得到了土地。这本来是资产阶级革命的最重要的任务,但英、美革命都没有解决,只有法国大革命解决了这个任务。但是,革命到了高潮,领导革命的资产阶级看到人民群众要继续前进,就害怕了。资产阶级在革命中得到了最大的胜利果实,得到了政权,得到了财富,废除了封建制度,得到了发展资本主义的自由,就不想再前进了。人民要前进,就同资产阶级发生矛盾。法国大革命的左翼领导者马拉、丹顿、罗伯斯皮尔和那个喊出“在一个阶级压迫剥削另一个阶级的地方,平等是空话”这样的资产阶级决不能容忍的口号的人,都被暗杀或上了断头台。在“热月党”执政以后,革命也就终结了。革命热潮中互相称呼“公民”,这时又恢复了老称呼“先生”。以后就是“拿破仑”上台、复辟、反复辟。我想,法国革命内容极其丰富,几乎可以说是以后一切资产阶级革命的典型。特别是资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关系,这个关键问题,更值得重视。他们同群众在一起,他们就有力量;当群众的利益同他们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们立刻转过来压迫群众,这几乎是普遍规律。在当今世界,人民群众的要求往往同资产阶级发生冲突,资产阶级怎么还能领导群众革命呢?革命一旦涉及资产阶级的利益,他们就会感到“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就转过来和敌人合作,反对昨天的同盟者。各国资产阶级没有不这样做的。他们已经不能领导了,他们已经成为反对革命、“告别革命”的人了。叶里钦说得对:“革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只是前面要加“资产阶级”这个词。
    无产阶级却不同。马克思说得对,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失去的是索[ 锁] 链,得到的是全世界。任何真正的革命都会为无产阶级的最后解放创造条件。因此,无产阶级是最彻底的革命派。就是在资产阶级革命中,一次又一次地识破了资产阶级的本质,摆脱资产阶级的影响,独立地领导革命。1871 年的巴黎公社,1917 年的十月革命都是这样。资产阶级的复辟并不证明俄国无产阶级当初不该革命,而只是证明俄国无产阶级缺乏经验,没有把革命进行到底。资产阶级从但丁写《神曲》算起,用几百年的时间在全世界建立了资本主义体系,现在已经发展到最高阶段。资产阶级面临的问题,他们一个也解决不了。只有无产阶级有能力解决。既然十月革命可以突破帝国主义的索[锁] 链,为什么不会再一次突破呢?这只是开始,不是终结。叶里钦说错了。

    最近,我还在读《世界通史》,越看越清楚,像马克思说的那样,历史的发展是一个历史的自然过程。没有哪一位上帝能够叫它向后转。一时的挫折,不过是前进过程中短暂的休息。资产阶级的嘟嘟嚷嚷,只会使人们厌烦。
    不知道这几天还能看到什么新闻。不过,已经够热闹的了。巴格达的炮火也许能够给斋月、给圣诞节增加一点新鲜感,人们会问:这些导弹明天会不会飞过自己的上空呢?新世纪就要这样开始吗?
    这几年,每年新年总要写几句,都是老话,没有新意,不过借此    祝愿你们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同人民同步前进!
                                              爸爸
                                         1998 年12 月20 日
  
  
  

 
 
顶端 Posted: 2015-08-04 00:14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09779(s) query 3, Time now is:09-23 08:2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