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毛泽东谈布哈林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wengeadmin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红花: * 朵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毛泽东谈布哈林

毛泽东谈布哈林



从苏联哲学界批判德波林学派的文章中看出,德波林学派有这样一种见解,他们认为矛盾不是一开始就在过程中出现,须待过程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才出现。那末,在那一时间以前,过程发展的原因不是由于内部的原因,而是由于外部的原因了。这样,德波林回到形而上学的外因论和机械论去了。拿这种见解去分析具体的问题,他们就看见在苏联条件下富农和一般农民之间只有差异,并无矛盾,完全同意了布哈林的意见。在分析法国革命时,他们就认为在革命前,工农资产阶级合组的第三等级中,也只有差异,并无矛盾。德波林学派这类见解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他们不知道世界上的每一差异中就已经包含着矛盾,差异就是矛盾。劳资之间,从两阶级发生的时候起,就是互相矛盾的,仅仅还没有激化而已。工农之间,即使在苏联的社会条件下,也有差异,它们的差异就是矛盾,仅仅不会激化成为对抗,不取阶级斗争的形态,不同于劳资间的矛盾;它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形成巩固的联盟,并在由社会主义走向共产主义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地解决这个矛盾。这是矛盾的差别性的问题,不是矛盾的有无的问题。矛盾是普遍的、绝对的,存在于事物发展的一切过程中,又贯串于一切过程的始终。

----矛盾论(一九三七年八月)


 六中全会[8]对主观主义作了斗争,但有一部分同志还存在着主观主义,主要表现在延安的各种工作中,在 延安的学校中、文化人中,都有主观主义、教条主义。这种主观主义同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是相对抗的。它的来源是:

  (一)中国的传统,“左”的传统。

  (二)外国的传统,过去共产国际如布哈林、季诺维也夫[9]等人的影响。

  (三)中国是科学不发达的、存在广大小资产阶级的国家

---反对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1](一九四一年九月十日)


闹这类独立性的人,常常跟他们的个人第一主义分不开,他们在个人和党的关系问题上,往往是不正确的。他们在口头上虽然也说尊重党,但他们在实际上却把个人放在第一位,把党放在第二位。刘少奇同志曾经说过,有一种人的手特别长,很会替自己个人打算,至于别人的利益和全党的利益,那是不大关心的。“我的就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大笑)这种人闹什么东西呢?闹名誉,闹地位,闹出风头。在他们掌管一部分事业的时候,就要闹独立性。为了这些,就要拉拢一些人,排挤一些人,在同志中吹吹拍拍,拉拉扯扯,把资产阶级政党的庸俗作风也搬进共产党里来了。这种人的吃亏在于不老实。我想,我们应该是老老实实地办事;在世界上要办成几件事,没有老实态度是根本不行的。什么人是老实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是老实人,科学家是老实人。什么人是不老实的人?托洛茨基、布哈林、陈独秀、张国焘是大不老实的人,为个人利益为局部利益闹独立性的人也是不老实的人。一切狡猾的人,不照科学态度办事的人,自以为得计,自以为很聪明,其实都是最蠢的,都是没有好结果的。我们党校的学生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建设一个集中的统一的党,一切无原则的派别斗争,都要清除干净。要使我们全党的步调整齐一致,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奋斗,我们一定要反对个人主义和宗派主义。

----整顿党的作风(一九四二年二月一日)


我们内部生活发展的历史乃是反对党内机会主义集团,经济主义者,孟什维克,托洛茨基分子、布哈林的民族主义倾向而斗争并粉碎之的历史。

---关于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十二条(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美国现在的繁荣带有特殊性,特殊的繁荣是回光返照。美国的危机很快就要到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五年功夫就发生了很大的危机,那时胡佛总统吹牛皮,说美国是有组织的资本主义(布哈林也这样说),不会发生危机。讲了以后,不到三个星期,危机就来了。

——毛主席在七大上的总结(一九四五年六月)

我们要反对教条主义。中国革命也是这样。第三国际不灭亡,中国革命不会胜利。列宁在生的时候,第三国际是领导得好的。列宁死后,第三国际的领导是教条主义的领导,(领导人斯大林、布哈林就不大好。)只有季米特洛夫那一段领导得好。季米特洛夫所作的报告,是很讲道理的。当然,第三国际也有功劳,就是帮助各国建设党。后来教条主义不顾各国的特点,一切照搬俄国,中国就吃了大亏。

----和新闻出版界代表的谈话(一九五七年三月十日)

斯大林是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他在实际上解决了很大一批钻进党内的反革命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例如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拉狄克,布哈林,李可夫之流。他的缺点是在理论上不承认在无产阶级专政整个历史时代社会上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革命的谁胜谁负没有最后解决,弄得不好,资产阶级就有复辟之可能。在他临死的前一年,他已觉察到了这一点,说是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矛盾,弄得不好,可能使矛盾变成对抗性的。

----对《伟大的历史文件》一文的批语和修改〔1〕(一九六七年五月十八日)


十月革命后,苏维埃的代表中有孟什维克右派社会革命党,有托洛茨基派、布哈林派、季诺维也夫派等等。他们名义上是工人、农民的代表,实质上是资产阶级代表。那时(指十月革命后)无产阶级接受了克伦斯基的国家机关中的大量人员,这些人都是资产阶级分子。

----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阅读笔记(社会主义部分、第三版)第一部分
(从第二十章到二十三章)

660页第三段.“使社会主义各国的经济和文化发展的总的水平逐渐拉平。”各国人口不同,资源不同,历史条件不同,革命有先进的和后进的区别,怎样拉得平呢?一个父亲生十个儿子,有的高,有的低,有的大,有的小,有的聪明些,有的愚蠢些,怎么能拉平呢?“拉平”是布哈林的均衡论,社会主义各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一国之内的各省、一省之内的各县都不平衡,拿广东省的卫生来说,佛山市和歧乐社搞得好,因此佛山市和广州不平衡。歧乐社和韶关不平衡,反对不平衡是错误的。

----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阅读笔记第四部分(从第三十五章到结束语)

共产党粉碎了托洛茨基的规定高昂的工业品价格和过重的农业税来剥削农民的方针,也粉碎了布哈林的扶植富农和使经济建设“自流”的右倾机会主义方针。

毛泽东批注布哈林的方针:“即让他们冒尖”

——《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关于“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原书第二十二章)

  
  
  

 
 
顶端 Posted: 2006-04-15 02:15 |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14638(s) query 3, Time now is:12-12 13:1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